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佛珠与表】(11)【作者:铁瞎子】
【佛珠与表】(11)【作者:铁瞎子】
字数:121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徐经理,我想……

  老徐公司的小会议室,分公司的全部领导头脑人物都在,还又张副总和老徐。
  这一群人中,老徐显得格格不入,但是没有人敢先说什么,因为这里地位最高的是张副总,而老徐就是张副总特地叫来的。

  「吴会计,你说说钱上的事。」张副总推了推眼镜说道。

  吴会计看了一眼陈经理,很快就汇报完了。

  「据我所知,恐怕情况未必属实啊!」张副总说完从文件夹里拿出几张纸,推到了吴会计面前。

  吴会计一看,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张副总,您听我解释。这其中……」

  张副总摆摆手,打断了吴会计的话,「我要的不是解释,我要的是账上的钱,你现在去取钱,要是如数取出,一切都算了,要是取不出。那就准备吃官司吧!好了,你出去吧!」

  吴会计本来还想理论一番,可是看着纸上的东西,跟张副总的话,神色一暗,知道东窗事发,死尸一般的走了出去。

  「根据公司的制度,会计只对总公司跟经理负责。陈经理,你是打算等吴会计回来呢?还是说现在停职呢。」张副总继续说道。

  「这,我保留意见,等总公司的裁定。」陈经理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好,那就先停职留任。那么代理经理就由小徐来负责,大家有什么意见嘛?」
  众人鸦雀无声。

  「散会!」

  ……

  老徐在今天可谓大获全胜,不多时,就走到原本陈经理的办公室,直接推开门。

  「你尽快收拾东西,我马上要搬进来。」老徐语气平静,可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难以控制。

  陈经理脸色变了几遍,还是忍住了火气,「咱们山水有相逢!」说完,拿起公文包,就走出门去。

  而老徐,则是开始慢慢的打量着这办公室里的一切布置,手轻轻的抚摸着一切。

  不多时,老徐正坐在那张大椅子上,呼叫了秘书。

  「咚咚咚。」

  「进来。」

  「徐经理,您叫我?」刘秘书显然知道换了人伺候这件事,进门也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意外。

  「把这些没用的东西,都扔了!」老徐指着地上的一些生活用品和工艺品,淡然的说道。

  刘秘书看着地上那些价值不费的东西,心里暗自感叹,默默的开始收拾打扫。
  「这茶叶也不要了?一斤可好几千块钱呢?」刘秘书在那堆东西中发现了以前陈经理最喜欢的龙井,想要提醒老徐。

  「茶杯都没了,要茶叶干什么!都扔了!」

  「是是。明白了。」刘秘书转身继续收拾。

  老徐看着紧紧的蓝色包臀裙下面扭动的屁股,肉色丝袜包裹的双腿显得尤为标致,二十好几的年龄,似乎一点也没有在刘秘书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反而更加凸显出了几分女人的韵味。

  老徐随手在那张办公桌前丢下一支笔,果然,刘秘书立马转身过来,低着身子要捡那支笔,那蓝色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再一次让老徐目不转睛,尤其是那把衬衫撑的饱满的东西。

  单单看着,老徐就觉得下面一定雄伟不凡,等到刘秘书把笔抵到老徐桌子上的时候,身子微微弯下的角度,再度让老徐确定了,那胸前的一对饱满,一定是人间极品!

  早就听说陈经理跟刘秘书关系不清楚,对于这个样貌俊俏的秘书,老徐也是有所想法,可是这几年来也没有机会。

  可如今,这个美人就摆放在了老徐面前,「无论如何,也得试试味道!」老徐心里暗道。

  接着的两天中,老徐开始梳理起工作来,虽然老徐也算是老员工,可是毕竟工作岗位不同,还是要尽快的熟悉起来。一忙,也就忘记了刘秘书这个人。
  一天忙罢,苏荣早早的约好了老徐,老徐也觉得好几天没有去找过苏荣了,心里也是有点想。

  下午到了苏荣的住处,老徐松开领带,很肆意的躺在苏荣的那张牙床之上,苏荣也不介意,喜滋滋的在老徐脸上亲了一口之后,乖乖的跑去做饭了。

  吃饭的时候,苏荣居然很出奇的拿出了一瓶红酒,老徐问其中缘由。

  「你的生日不是快了嘛,但是我想到时候不一定有时间陪我,所以我就提前给你过一下咯!」苏荣欢快的一笑,拿出一盒蛋糕,点上蜡烛,关了灯。

  「亲爱的,许个愿吧!」

  看着苏荣一脸幸喜,甚至比他还要高兴,老徐鼻子一酸,很是感动。

  闭上眼睛,许下心愿,吹熄蜡烛。

  「嗯,还有,喏,生日礼物!」等老徐睁开眼,苏荣伸手把一个礼物盒抵到了老徐面前。

  「谢谢你。」这一声谢谢,老徐说的是真心实意,平时的生日老徐都不怎么重视,可没有想到,苏荣居然这么用心的给自己过了个生日,还又生日礼物。
  「看看喜不喜欢吧。」苏荣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看起来,这个礼物是她花了大心思的。

  老徐拆开礼物盒,看到了一块男士手表安静的躺在里面,老徐这个人本来不喜欢这些个装饰品,可看着苏荣送的这块石英砂的银灰色手表,怎么看怎么喜欢。
  「这价格不低吧,你钱从哪里来的。」老徐稍微皱了皱眉问道。

  「这个啊,我上学期的奖学金下来了,虽然不多,也算是我的一些心意。你喜不喜欢嘛。」苏荣撅着嘴,摇着老徐的胳膊撒娇道。

  「喜欢,喜欢。真是爱死我的宝贝了。」老徐把表放在桌子上,一把将眼前的可人搂紧,用力的在她的脸上亲了几口。

  「嘻嘻。」苏荣一边也是非常的高兴,笑开了花。

  亲了一阵,老徐才吧苏荣松开,「先吃点蛋糕,然后再吃你!」老徐坏笑着说道。

  「虽然我用的都是你的钱,可是还是忍不住想给你买点礼物,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大叔?」苏荣对于跟老徐的关系,似乎改变了些看法。

  看向老徐的眼里多了些暖暖的爱意,虽然老徐是有家室的中年男人,可是她就是爱上这个男人了,那有什么办法呢?哪怕不能天长地久,在一天算一天呗。
  「乖宝宝,你怕是爱我爱到骨子里了!待会让我看看你的小心肝里面是不是都是我的影子!」老徐逗着苏荣,异常的高兴,工作上得意顺利,情场上也无往不利,老徐是打心底里开心。

  「嘿嘿,知道了。」苏荣笑的是真的甜蜜,那种毫无掩饰的甜蜜,那种来自于一个正好年纪的青春少女的甜蜜。

  那种甜,只要是男人尝上一口就再也忘不了的甜。

  「要开始吃喽!」苏荣俏皮的说着,丝毫不顾嘴角的奶油,那动人的模样,看的老徐食指大动。

  「等等。」老徐突然说道。

  苏荣一愣,就这么一晃神的瞬间,老徐的嘴唇已经覆盖在了刚刚苏荣嘴角有奶油的地方,一番舔弄之后。老徐志得意满的收回嘴唇,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

  「嗯,还是你嘴角的奶油最甜。」

  之后,苏荣也不甘示弱,舔了一口奶油就扑到老徐身上去了,瞬间,两个嘴唇接触到了一起,爱欲瞬间点燃。

  两个人再这瞬间,好似点燃了的木炭一般,浑身都开始炙热了起来,躁动不安的欲火,然老徐的双手再苏荣的各种隐秘部位抚摸着。

  而老徐的裤子,也早就在苏荣的妙手之下,被解除的一干二净。

  「你说,这个坏家伙配上奶油是什么味道呢?」苏荣红着脸,暧昧的朝老徐的硬处说道。

  「这个,你尝尝看就知道了。」老徐心里一热,惊异于苏荣想法的同时,也非常的想试试看。

  说着,苏荣就把奶油涂抹在了老徐的火热之处,然后张嘴含了进去。

  奶油的香甜和下体的腥臭刺激着苏荣的味蕾,而那种刺激通过神经传到大脑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性欲。见苏荣吃着美味,老徐也不甘示弱。扒下苏荣的小短裤,伸出舌头再已经潮湿的内裤上面用力一舔。

  这一舔,让苏荣浑身颤抖了一下。

  随即,那条碍事的小内裤也被老徐摔在了墙上,白净的阴户展现再了老徐面前。苏荣知道老徐要来,早早的处理干净了原本的黑森林。

  看着眼前白净的阴唇,老徐再次伸出舌头再上面撩动了一下,随后就是再上面涂抹了些奶油,开始津津有味的舔弄起来。不仅仅是奶油,包括苏荣下面流出来的一些液体,老徐都一滴不剩的吸到嘴里。不时还发出非常享受的声音。
  这则是让苏荣非常高兴,因为苏荣在跟了老徐之后,就刻意的留意了留意宿舍里那些女孩子跟男生交往的详细。从中得知,很少有男生喜欢给女生口,而多数都是女孩子在用嘴,而看着老徐舔弄的那么认真。苏荣更加确信老徐是真的爱自己,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年轻的身体。

  有了爱的支撑,苏荣更加动情了,身体的敏感程度已经到了极致,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水,不管老徐触碰到哪里,下面都是泉水涌动一般。

  「亲爱的,我要,给我吧!」

  苏荣此时的身体状态,已经到了非常需要的地步,而老徐也早已经硬邦邦。
  苏荣配合着老徐撕扯掉自己身上最后的一件胸罩,随后被老徐推到了蛋糕上,就这样,苏荣躺在桌子上,而老徐就从正面狠狠的进入了苏荣的身体。

  一边抽动,一边老徐还舔弄着苏荣的身体,不同于过去只是舔弄一些敏感的地带。有了奶油的调味,老徐的舌头的攻击范围,已经能够遍布苏荣的全身。
  当老徐的舌尖扫过苏荣的侧边腰肢时,苏荣一阵剧烈的颤抖,老徐明白,这可能就是苏荣的敏感地带了。

  既然老徐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随后也自然不肯放过。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痒啊!」苏荣大声的叫嚷着,伸手想要阻止老徐,可老徐心意已决,哪里会被苏荣推开。于是,就在这种非常爽快的刺激中,苏荣有节奏的晃动着身体,从而到达了第一次的高潮。

  身下水流不止,可老徐并不像要发射的意思,也没有停下来的想法。而是继续疯狂的进攻着苏荣的私处,每一下都要刺穿苏荣的身体一般,苏荣被老徐强有力的臂膀压在桌子上,动弹不得,只能放声大叫。用呻吟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有了第一次的高潮做底,苏荣的身体能承受更加刺激的高潮了。而老徐也深知这一点,一只手悄悄的摸到了苏荣私处上面的小豆豆上。

  突然间,就开始了发力。肉壁上的摩擦,加上小豆豆上的揉搓,苏荣之前的一波高潮还没有下去,而马上又有一波更加剧烈的高潮就要来了。

  「啊!老徐,救命!要尿了要尿了!停下!」苏荣感觉身体已经要失禁,任凭怎么努力的克制,都丝毫没有办法改变。

  意识到可能要再心爱的人面前尿出来,瞬间那种羞耻感爆炸,苏荣着急的快要哭出来。

  可是老徐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又怎么会听苏荣的话停息下来呢。

  苏荣感受着身下强有力的碰撞,灵魂也要被爽的飞起来了,那种身体的无力感,配合上精神上的羞耻,那一瞬间,苏荣爆炸了。

  下身像是泄洪一般,透明的液体疯狂涌出,强大的推力甚至把老徐的家伙都顶了出来。

  几股强力的喷射之后,这才停下,苏荣羞愧的想要找个地方钻到底下,双手捂着脸,「放开人家,羞死了。让我去洗洗。」

  而老徐则是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直接埋头到苏荣的两腿中间,豪不嫌弃的舔弄了起来。

  这一瞬间,苏荣心中的爱意瞬间压倒了刚刚的性欲,此刻的苏荣,感觉老徐就是全世界最好的按男人,而自己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试问有哪个男人会不嫌弃呢?

  一番舔弄之后,老徐试图再次提枪入马,可是苏荣的洞穴却已经不太行了,「别,疼。」尝试了几下发现一进去苏荣立马就喊疼,看起来是真的需要休息休息了。

  而苏荣则是非常懂事的起来,用上面的小嘴含住了老徐火热还带着苏荣自己液体的钢枪来。

  那心甘情愿的样子,依然是彻底的爱上了老徐,表情中有种女性的决绝。
  相比起苏荣的小嘴来,老徐的钢枪算是比较大的,苏荣长时间的吮吸,让她呼吸都有些难,可是苏荣坚持了下来。不仅克服了呼吸困难,而且还克服了呕吐的感觉。哪怕在不舒服,苏荣也保持着相当的速度,想让老徐在她的嘴巴里完成一次舒爽的发射。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徐腰间脊柱一抽,一股浓精喷射进了苏荣的嘴里,而此时的枪头正好抵在苏荣的喉咙,那浓白的液体瞬间喷发,苏荣嘴里根本没有地方容纳。

  一部分从嘴角流出,还有一部分甚至从鼻子里流了出来。可老徐的喷射又不只是单单一次,接儿连三的喷射,弄的苏荣满脸都是那中浓浓的白色液体。
  可是从那白色液体下面,还是能看出苏荣满足而高兴的神情。那是一种让心爱的人开心的满足,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满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苏荣被弄的一阵剧烈的咳嗽,可是苏荣一点也不后悔。

  本来好好的蛋糕被弄的满身都是,连老徐也避免不了。

  老徐抱起苏荣,就朝着浴室走了进去。

  刚刚剧烈高潮两次的苏荣腿还打着颤,可依然坚持的要先给老徐擦背。
  「在我们家乡那边,男人就是女人的天,伺候男人洗澡,那也是应该的。」苏荣欢快的说着,手上也动的很勤快。无论是擦背还是擦拭身体的哪里,苏荣都是很仔细的,直到擦拭到老徐的屁股。

  「这里,也要洗嘛。」苏荣指着老徐菊花羞涩的说着。

  「自然要洗啊,你不知道,有的女人还喜欢舔呢,洗洗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老徐结合着风月场子里面的事情,跟苏荣科普着。

  「啊!?还有这种事情啊,难道男人的这个地方也有用?」苏荣不是很理解,虽然被老徐开了菊花,但是苏荣一直认为只有女孩子的这里才有用。

  「那你可当,要不然那些喜欢男人的男人,怎么搞?拼刺刀?」老徐慵懒的讲述着。

  苏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伸手就去老徐的菊花周围轻抚了起来。

  那种柔柔的抚摸,让老徐也是一阵享受。

  突然间,老徐感觉不对,菊花周围的触感告诉老徐,现在绝对不是手,而是,舌头!老徐转头一看,苏荣正在用灵巧的小舌头舔弄着,脸上有些羞涩又有些认真。似乎把这个事情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做。

  老徐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这个东西本来是不必要的。

  可是看着苏荣舔弄的那么认真,老徐心里燃起一种异样的爽快。而且随着菊花的刺激,钢枪也再一次的硬了起来。

  可老徐短时间内不想这么没有节制的释放,面对苏荣任凭宰割的身体,还是忍住了。

  又在浴室里面调了会情,老徐带上手表,离开了苏荣这。

  是夜,翠萍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老徐放在洗漱台上的手表。
  这让翠萍非常的意外,仔细想了想,翠萍从没见过老徐戴表,那么为什么老徐突然会带上手表呢?

  翠萍心里多了很多的想法。

  突然间,翠萍心里似乎抓住了问题的核心。「一定是别的女人送的!难道是韩佳丽?」

  翠萍又拿起手表仔细的打量了打量,摇了摇头,虽然翠萍对手表也不是很了解,可是从这块手表的材质和做工上,翠萍能看的出,这表的价钱不会超过五千。
  可是韩佳丽也算是精英阶层,这个价钱的手表应该是拿不出手的。

  「难道还有别人?」翠萍陷入了深思,想着想着,又看了看静静睡着的老徐。悄悄的掀起老徐的杯子,伸手进入到了老徐的内裤之中,摸摸子孙袋。翠萍神情有点凉。

  这分明是释放过的,而且老徐回来借口工作累,拒绝了翠萍的求爱,这本来就不正常。

  「难道老徐真的在外面有人了?」翠萍一滴眼泪立马落下。

  「一定是工作应酬,来了领导,没有办法的事情,老徐肯定还是爱我的。」翠萍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鬼使神差的,翠萍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韩佳丽。

  翠萍:「睡了吗?」

  韩佳丽:「没睡呢,怎么了?」

  翠萍:「老徐好像有别人了,是不是你?」

  韩佳丽:「不是,发生什么了?」

  翠萍:「今天老徐没交公粮,可是粮食却没了。」

  韩佳丽:「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我!」

  翠萍:「我现在心里很乱,明天能来陪陪我嘛?」

  韩佳丽:「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要相信老徐,说不定他有什么苦衷。早点休息,明天再想吧。」

  翠萍:「嗯,明天再说。」

  韩佳丽:「晚安!」

  翠萍:「安。」

  放下手机的两个人,却都没有睡去。

  韩佳丽想着如果老徐真的外面还有人,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这么非法的存在着。

  而翠萍想的则是,如果不是韩佳丽,那么自己应该如何处理老徐,或者说如何面对这件事情。

  ……

  次日,顶着黑眼圈的翠萍,中午下班,就直接请假去了韩佳丽的事务所。
  「佳丽,我跟你说,老徐他……」

  翠萍很快的就吧事情讲述了一遍,可中间夹杂了很多情绪,韩佳丽第一次也不是听的很懂,但是韩佳丽听出来了一件事。就是自己跟老徐的事情,翠萍并不知道。

  「那你来找我是想怎么办呢?离婚?」韩佳丽毕竟是个律师,思维方式还是不一样。

  这么一问,翠萍也愣住了,对啊,难道她来找韩佳丽是为了跟老徐离婚嘛?显然不是。难道是诉苦嘛?也不太合适,毕竟韩佳丽刚刚表达过喜欢老徐的意思,从某种程度来说,二人算是情敌。

  「我我也不知道。」翠萍感觉自己非常的委屈,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发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

  「你刚刚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可是问题你想怎么解决。找个人把那个女人叫出来,骂一顿?还是说跟老徐开诚布公的谈一次。你心里要是没有数,那我可帮不了你。毕竟那是你男人。」韩佳丽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佳丽,你本事大,见识多。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处理啊。」翠萍现在是非常着急,很想找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要是我,要是我。肯定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假如老徐真的再外面有人了,这原因是为什么呢?是缺爱?缺陪护?还是缺性?你得对症下药,把老徐的问题解决了才是解决这事情的根本。」

  「倘若老徐心里想偷人,那你光解决那个女人有什么用,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还能都管住啊?」韩佳丽这种事情见的多了,根本不新奇。而正如同韩佳丽说的那样,你解决问题的目的想好了,才能有办法。

  「那你是想离婚,还是想挽回呢?」韩佳丽再一次抛出了最初的问题。
  翠萍沉默了,她自己也没有想好,她到底是应该怎么办,离婚?舍不得老徐这么好的男人,而且她哥拿了共同财产几十万,她撞伤人还赔偿了几十万。
  要是真的离婚,这钱,翠萍自己怎么也得出一半吧,哪怕算是夫妻的共同财产。

  看着翠萍如此的犹豫,韩佳丽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整理了整理思路,韩佳丽有了计划。

  「翠萍,我是律师,而且你家的情况我也知道。结婚这几年来,你的钱都不够你零花的,积蓄基本都是老徐的钱,加上刚刚赔偿过那个撞伤的人。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对你是不利的。」

  「第二,从再结婚的角度来看,你,离婚妇女,姿色减损,而且花钱大手大脚。家里条件也就那样,说不定还有负债。老徐呢?人又好,挣得多,还不乱花,妥妥的王老五。」

  「第三……」

  「佳丽,你别说了,你替我想想办法。我应该怎么办?」翠萍从找韩佳丽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她已经做不出什么有效的决定了。

  「照我说啊,要么,你就忍气吞声装作不知道。」说完韩佳丽看了几眼翠萍,随即摇摇头。「这不是你的性格,第二,你就直接跟老徐开诚布公的谈呗。老徐这么顾家的人,肯定会改的。再说了,这种事情你自己也有问题吧?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亲热了?」

  「佳丽,你跟我一起,就待会,我们跟老徐说说。好不好。」再翠萍殷切的眼神中,韩佳丽装作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

  下午饭时间,老徐接到翠萍的电话,说是要去一起吃火锅。

  一到地方,老徐看见韩佳丽也在,而且翠萍的表情乖乖的,老徐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果然,刚坐下,翠萍还没有开口。韩佳丽就先说话了,「老徐啊,你跟翠萍结婚这么几年了,今天我可要批评批评你。你说我们翠萍哪里不好,你还得非要去外面鬼混?啊?」韩佳丽有模有样的说着,可是心里却发虚的厉害。

  老徐沉默不说话。

  翠萍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老徐,神情里面看不出什么来,平静的可怕。
  只有韩佳丽一个人嘚啵嘚啵一直说个不停。

  突然,翠萍开口了。

  「老徐,你要是觉得一个女人不过瘾,要不把佳丽接到家里来一起住吧。」翠萍的一句话,可谓是石破天惊。

  不仅老徐愣住了,就连韩佳丽都呆滞再了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翠萍,你发烧了吧?」韩佳丽摸摸翠萍的头。

  「没,我很认真的说呢,怎么样?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以后你尽量回家。哪怕再晚。」翠萍之前对于老徐应酬,倒还好,男人出门在外,有个没办法的时候,也难免。

  可是都上升到送东西了,这就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夜风情了。

  翠萍镇定的看着老徐,虽然她不知道老徐会怎么回答,可她现在心里却是出奇的安静。

  韩佳丽心里有鬼,也不敢多说话,跟翠萍一样,都安静的看着老徐。

  此刻,老徐的心里那是有苦说不出。倘若面对这样的一对漂亮女人,大多数男人都不应该拒绝,可是老徐此刻偏偏还想拒绝。因为老徐有点不甘心,时间停滞了些许。

  「不行。」老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韩佳丽有点差异的看着老徐,想不明白老徐的心思。

  「吃饭。」老徐又挤出两个字,接着是无尽的沉默。三个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极其尴尬的一顿饭吃完,韩佳丽早已忍受不住,马上就想要离开。

  「佳丽,我刚刚说的你也考虑一下,我认真的。」翠萍朝着韩佳丽喊道。
  韩佳丽回头看了一眼翠萍,又看了一眼老徐,没说话,默默的离开了。
  老徐跟翠萍回了家。

  回到家里的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翠萍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和最亲爱的老徐居然会变成这样。

  「喝点牛奶。」老徐到点了还是给翠萍热了一杯牛奶,端到翠萍跟前。
  翠萍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随后,二人又一次的陷入沉默,这沉默很可怕,既不是翠萍想要的,也不是老徐想要的。

  可双方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个沉默,他们都知道,谁先开口,谁便落了下风。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嘛?」翠萍还是忍不住,她真的爱老徐,也爱这一段夫妻关系。相比之下,她更需要这份感情稳定长久。

  老徐沉默不语,似乎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那块表,我看到了,你从来不代表,肯定是别人送的,还是你很喜欢的人,很喜欢的女人。」翠萍跟老徐这么长时间了,她懂老徐。也了解老徐。

  「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嘛?」翠萍看着老徐,眼泪已经有些控制不住。

  「我有了别的女人,但是我也不希望你离开。」老徐想来想去,选择了说实话。

  翠萍听了,没有回应,可眼泪就是最好的回应,两行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老徐这个想法错吗?

  错!

  可是老徐这个想法正常嘛?其实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不同在于有的人坚守住了底线,有的人则被物欲的社会给弄脏了。

  相比之下,老徐虽然对待婚姻不忠贞,可从实际上,对翠萍的种种表现还是非常好的,起码高出了七成的男人。

  翠萍很想问问老徐,到底是因为什么,他才会去找别的女人。可是翠萍又不敢问,怕知道真相的自己会更加的难过。

  翠萍怕老徐另外的女人又年轻又漂亮,还贴心懂事,她害怕自己问的太多,让老徐心烦……可最终,她也是怕失去老徐,同时也失去这样的生活。

  「不早了,睡觉吧。」老徐眉头一刻也没有松开过,可他也实实在在的不想再想了,哪怕他知道这个问题逃避是没有用的。但是此时此刻他就想逃避,一点也不想面对。

  接着,两个醒着的人在一张床上,想着各自的想法。

  期间,老徐的手也尝试性的在翠萍身上动了动,翠萍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贴过来,老徐自知无趣,便再也没有动手。

  ……

  第二天出门的老徐,精神状态很差,心事重重加上没有睡够,到了办公室先是抽了一根烟。

  想来想去,老徐还是觉得先跟苏荣聊聊,看看苏荣的想法。毕竟苏荣是肯定没有办法一辈子跟着他的。

  「咚咚咚。」

  正当老徐想的入神时,门响了。

  「进来!」

  迎面进来的是出纳小花,出纳在公司时间不算长,也不短了,可是一张娃娃脸,却留下了小花这个名字。不管老人新人,都喜欢叫她小花。

  「小花,一大早的,有什么事?」老徐挤出一丝笑容,慢慢问道。

  「徐经理,有这么一个事情,我想跟您商量商量。」小花面色紧张,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随后紧紧的把门关了起来,还特别的反锁了。

  老徐眉毛一挑,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很有兴趣。

  「是这样的,徐经理,我呢不久之前,跟对象一起打算买个房子,用来结婚用。」

  「好事啊,到时候一定给你放假。」老徐不明所以。

  「可,公司之前不是吴会计出事了嘛,这,这。实话跟您说,吴会计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会不会牵连到我啊,这买房的钱,我可是跟银行借了不少。要是工资出了问题,那就麻烦大了。」小花心里忐忑,这个事情困扰他好几天了。
  「这样啊。」老徐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

  小花看不出老徐的态度,惶恐的神情逐渐在脸上蔓延开来。

  「徐经理,你可要帮帮我,我这辈子的幸福可就全都在这里面了。」

  「小花,这个事情,我也不好跟你说结果,反正目前来看,吴会计坐牢应该是坐定了。至于具体几年,还得等具体判下来之后才能知道。」

  「坐牢?」小花一听要坐牢,两腿都发软了,她是出纳,钱上的事情,跟她肯定脱不开关系,要是吴会计连累到了她,那可就全完了。

  「徐经理,你救救我。我还年轻,我不想坐牢啊。」小花本来以为吴会计也就是背开除,可没有想到居然还要坐牢这么严重。

  见老徐不说话,小花更是紧张。

  「徐经理,徐哥。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小花说话间,已经转到办公桌后面,一把扑到了老徐的大腿上,眼泪刷一下就流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装的。

  老徐对于小花的责任,目前算是第一鉴定人。如果老徐愿意帮小花,那小花基本上可算是无罪,但是老徐要是咬定小花跟吴会计有关系,那么看守所是没跑了。

  「小花,你先起来,这个事情目前不是还没有下结论嘛。你也别着急,先回去好好工作。」老徐安慰着小花,但是从老徐的角度,似乎若隐若现的能看到小花黑色蕾丝边的胸罩。

  老徐想着小花的男朋友他似乎见过,是个健身教练,好像长的是又高又大,看着小花如此娇柔的模样,老徐不经在脑海里幻想出了一副他们二人做爱的样子。
  一个高大的男人抱起这个娇小的女人,在沙发上,在墙上,在各种桌子上,留下爱的痕迹。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居然让老徐有点硬了起来。

  怕背小花发觉,老徐连忙把小花从自己腿上推起来。

  「小花,在办公室里,你这样让别人看到了,那算什么?你先回去。这个事情我再跟检查机关沟通沟通,然后会替你想想办法的!」老徐先平复着小花的情绪,不管最后帮忙不帮忙,话又不要钱。

  「谢谢,徐哥,要是这件事情上你帮我一把,以后我一定听你的,全都听你的。」小花挤出一丝笑容来,赶忙说道。

  「来来来,先坐下,把眼泪擦干净。」老徐扶着小花坐到沙发上,在老徐的手触碰到小花的腰肢时,老徐惊奇的发现这腰肢是异常的柔软,透过衬衣能感受到皮肤是那么的光滑。而且没有一丝丝赘肉。

  「谢谢,徐哥。」小花一边啜泣着,一边擦着眼泪。

  而老徐就在小花侧面,一边透过肩膀,注视着小花的胸口,一边拍打着小花的肩膀。

  等小花情绪稍微稳定了些之后,老徐心里有了算计。

  「小花啊,这个挪用公款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想想,偷银行一块钱,那也得判刑,偷一般人哪怕一千块,也就教育一顿。是不是这个道理?」老徐意味深长的说道。

  「嗯。」小花瞪着眼睛,等着老徐继续开口。不知道老徐想表达什么意思。
  「咱们同时时间长了,我帮你肯定没有问题,但是要是吴会计把你供出来,检查机关来了,那我可就没有办法了。」老徐故作沉重的说道。

  「那……」小花的担心又浮现在了脸上。

  「这样吧,我随后帮你联系联系,如果说那边的人要点什么好处,我帮你传到,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行了,你先回去吧,别多想,好好上班。」

  ……

  老徐随后给小惠打了电话。

  「小惠,有这么一件好事情,下午出来吃饭,到时候跟你说。嘿嘿。」
  老徐跟小惠见了面。

  「我们公司前几天出了点事情,经理跟会计都下了。而后呢,出纳也有连带责任,现在这个女人找到我,我想让你假扮公家的人,然后爽爽。」

  随着老徐的一阵解释,小惠算是明白了。

  「嘿,还有这种好事?不过,真的没问题?」小惠有一丝担忧。

  「没问题,这个案子本来就要背压下去的,经理都屁事没有,抓了个会计顶事,哪里能牵扯到这个小出纳。我不方便下手是因为都是一天见面的同事,这样不好!不利于以后的管理。」老徐笑吟吟的说着。

  「管理?咦!意思你现在是领导了?徐经理失敬失敬!」

  随后二人又是一阵吃喝。

  ……

  晚上,小花一直坐立不安,男朋友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直到她收到老徐的短信。

  「我帮你问过了,人家说,要么十万,要么三年。你自己看吧!」小花看到短信里的内容,犹如被炮击一般。

  绝望马上覆盖了整个心房。

  「老公,我完了,我们完了。全完了!」

  之后,小花抽泣着讲述完了整个事情。可她的男朋友也是束手无策,之前买房子,早就把能借钱的地方都借遍了。现在哪里还有钱。

  正当小两口绝望的时候,一条陌生的短信又来了,「肉偿也不是不可以,发个照片来吧。」

  这条短信是两个人都看见的,小两口面面相觑,完全没有了主意。

  沉默了半天,小花还是先开口了。

  「老公,要是我,我那个了,你还愿意娶我嘛?」

  「老婆,是我太没有用,才让你背负了这么大的压力的,要是我多一点钱,房子的事情也就解决了,你也不用有这么大的压力。」说着,一个那么大的男人,也哭了出来。

  「呜呜呜,老公。」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