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09)【作者:北斗星司】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09)【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2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9章美艳熟妇妃英理惨遭淫辱

  这一天晚上,妃英理这个美丽的性感熟妇在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正在看一份文件,此时她的助手早已经下班,但是妃英理却还没有离开,因为这次她接了一个大案子,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所以英理要在这里多研究一下这个案子的始末原委。

  妃英理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儿,但是她本身也不过才三十七岁,正是女人最成熟诱人的岁月,而且妃英理保养得当,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不到,她和自己的女儿小兰站在一起,很可能被误认为是一对迷人的姐妹花。

  这个女人的确拥有能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资本,绝世动人的美貌,白皙的皮肤一点也没有快四十岁女人的褶皱,细腻雪滑,便如二十少女一般,娇艳冷傲,犹如最圣洁的白莲花一般的迷人美貌,真可以说是倾国倾城,而她本身的穿着相对保守,职业套装,配上中裙,将丰满的身材包裹的严严实实,露出的也仅仅只有小腿部位,但是那天生丰满的熟女身段却无法遮掩住,在套装下被凸显得曲线玲珑,真可以说是站出去就能让无数男人流鼻血。

  唉,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大美女,性感尤物,毛利小五郎怎么舍得和她分居十年呢?

  而这天晚上,英理本来正在看资料,忽然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英理下意识地拿过手机,看到是自己的女儿的电话,英理也没多想什么,拿起了电话就接听起来。

  电话那边传来了自己女儿的清脆声音,让自己到她的学校去一趟,妃英理明显是愣了一下,但是这个世界上,英理怀疑谁,也不可能怀疑自己的女儿的,所以她虽然心里面有些疑惑,可是却没有做丝毫的怀疑,反正今晚也不急着看这个案子的资料,所以英理也就马上把资料整理好了之后,就朝着女儿的学校而去。
  英理身为著名的大律师,当然也是有不少钱的,此时早就已经买了车了,她的律师事务所距离小兰所读的帝丹中学虽然不算近,可是好在路上的车不算堵,很快就到了。

  帝丹中学曾经也是英理的母校,虽然在自己毕业后学校做过一些修整,可是英理还是很快找到了空手道社的训练室,而此时那间训练室亮着灯,但是门虚掩着,英理也没想其他的,上前推开门,说道:「小兰,妈妈来了……」

  可是才刚一把门给打开了,英理却是一下子呆住了,只见训练室内,此时自己的女儿小兰,全身被捆上了粗粗的绳索,而且居然还是全身赤裸地被绑住,此时那少女玉乳、大腿、私处、臀部等诱人的部位,无不看得一清二楚,而女儿嘴里更是塞着一块布,看起来像是内裤一样的东西,颜色粉红,应该是女儿自己的,而女儿也正在不断地挣扎,尤其是看到英理来了之后,更是不住地摇头,一双大眼睛看着此时的英理,满是惊恐之色。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此时的英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完全被吓傻了。

  不过随即,英理就立刻想到了什么,赶快冲进了屋子,要帮女儿把绳子解开,叫道:「小兰,你到底是怎么了……」

  谁知道才刚刚进入到屋子里,训练室的大门就一下子自动关闭了,接着一个人一下子拦在了英理通往出口的大门前。

  这个人是个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此时浑身赤裸,下身一根巨大的鸡巴翘的老高,此时正一脸邪淫地看着英理。

  「你……你是谁?!」英理此时已经跑到了自己的女儿身边,忽然看到这个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男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一步,竟然不敢在此时为身边的女儿解开绳子。

  而同时,面对着一个青年男子,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站在自己面前,那男性的大阳物还在自己面前晃晃悠悠,这也让此时的英理面红耳赤,竟然一时之间毫无任何动作可做。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雨宫一彦,妃律师,我是你女儿的同学啊……」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前这个少年,也就是雨宫一彦,身体轻轻一晃,却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英理和小兰的身前,然后一彦轻轻伸出手去,在英理那丰满的胸部上一推……

  「啊!」英理只觉一股巨大的力气奇袭而来,接着在一声尖叫之下,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而去,然后一下子便距离自己的女儿有些距离了。

  「是……是你?是你绑架了小兰?!」此时的英理在站稳身体之后,立刻在瞬间想明白了一切事情,惊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彦笑道。

  「哈哈哈……妈妈,这是当然了……」此时的一彦的嘴里出现了小兰的声音,「除了我,还有谁会在这个时间,让亲爱的英理阿姨,来到这间学校呢……」说到这里,一彦淫笑着狠狠抓捏了一把身旁的毛利兰那诱人的大乳房,毛利兰屈辱的泪水不住流下,却是毫无办法,连叫喊出来的力气都是没有的。

  英理这才知道,自己完全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设计了,这一下真是让英理心里无比愤怒,她气愤地大叫道:「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我现在只要出去报警,你马上就会坐牢……」话音未落,英理就一下对着一彦冲了过来,她本身就是柔道高手,此时愤怒之下,也知道自己必须立刻制服此时的一彦,才能救得了自己的女儿,因此在这话一说的同时,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对着一彦扑了过来。

  下一刻,一个过肩摔过去,人已经被击倒在地上了,但是……被击倒的人不是一彦,而是英理。

  「呼呼呼……」丰满的美熟女躺在地上,不住地大声喘息,仿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一样,对方竟然如此轻易,就把她给击倒了,而且还是用自己最熟练的过肩摔,由此可见对方的格斗能力实在是一流啊!自己万万不是她的对手!

  「哈哈哈,看起来,妃律师的身手不错啊……」一彦挺着自己的大鸡巴,笑着说道,「不过跟我比的话,那可是差的太远了,想跟我斗,你在练一百年那也是不够的啊!」

  英理此时揉着自己的臀部站起身来,气愤地瞪着一彦,叫道「你……到底想要干嘛……我警告你,你已经涉嫌违法,如果……」本来英理是想拿违法来吓唬一彦,可是还没等她把这话说完,她一下子却不敢说了,因为一彦的手上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多出了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而他已经把这把枪顶在了此时的小兰的太阳穴上。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看到自己的女儿的额头正被那黝黑的枪口顶着,英理登时吓得脸都白了。

  英理也不是那种认不出枪的人,她一眼就能看出,这把枪是真的,如果这一枪要是开了,女儿的脑袋非开花不可!

  一彦嘿嘿笑着说道:「妃律师,不管你想说什么法律问题,起码现在是没人能来救你了吧?你说说,我这手指一动,你女儿的脑袋可就开花了,哈哈,这样一定很好看的,对吧?」

  「别别……别开枪,千万别开枪……」英理这下是彻底慌了,小兰可就是她的命根子啊,她怎么样也不能让女儿遇到危险啊,「求求你,别杀我女儿……求求你……」此时面对到自己的女儿遇到生命危险,饶是妃英理是律师界的女王,此时也已经惊慌失措,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静。

  「你想让我饶过你女儿的命嘛?那你就要好好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知道吗?否则我就一枪打碎你女儿的脑袋!」一彦笑道。

  「我……我知道了,只要你别伤害小兰,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英理咬着牙说道。

  一彦点了点头,拿枪在小兰的太阳穴上动了几下,而小兰则是愤怒、伤心地不住扭动着身体挣扎,可是却毫无办法,而一彦则是笑道:「妃律师,嘿嘿,现在麻烦你,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知道吗?!」

  「什么?脱……脱衣服?你……你……」听到眼前这个赤身裸体的少年,挟持着自己同样光着身子的女儿,居然要自己脱衣服,妃英理登时惊怒交加,脸蛋同时也红起来了。

  而小兰听到一彦居然要自己的母亲脱衣服,更是立刻瞪大了眼睛,对着自己的母亲不住惊恐地摇头,被塞着内裤的嘴里还不住发出「呜呜」之声。

  眼见英理此时一脸愤怒,却不脱衣,一彦觉得要继续给她一些压力了。
  「怎么?你不想脱?那是想看着你女儿死了?」说到这里,一彦将那把枪又顶了几下小兰的头。

  「你……你就不怕背上谋杀罪,被判死刑嘛?!」英理气愤地大叫道,她现在只希望如果能够用法律吓退这个坏蛋的话,那就好了!

  「如果我说不怕呢?」一彦笑道,「反正不管我是否被判死刑,起码你的女儿是无法活着看到了,是不是?你到底是脱不脱?不脱那你女儿就脑袋开花了!」
  说完,一彦扣动了扳机……

  「别别别……」看到一彦要开枪了,英理吓得赶忙喊出来,「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呜呜呜……我脱,我脱……」

  为了自己的女儿,英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颤抖着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衣领口,轻轻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的扣子。

  「对不起……小五郎,但是……但是我也是没办法……小兰就是我的命啊……为了小兰,我什么都能付出……你原谅我……」英理为了自己的女儿也是没办法,终于还是把自己的的职业套装的外衣解开,脱了下来,露出了内里的白衬衣,一对鼓鼓的胸部在白衬衣下高高凸起,虽然还没有看到内里,但是已经可以看出,英理这对乳房绝对不小啊!

  看到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脱衣服,小兰心里真是太痛苦了,可是她却没办法,只能以眼神和摇头,不住地示意母亲,不要这么做……

  「嘿嘿嘿,怎么才脱了外衣就不脱了啊?继续脱啊!」一彦看到眼前的这个美艳律师女王开始脱衣服了,心里简直激动无比,「你是不是不想你女儿活了?」
  「我……我知道了……」此时的妃英理,一双美眸里不住地滴落着晶莹的眼泪,但为了女儿,还是顺从地伸手把自己的衬衣扣子解开,而这衬衣如果脱下来,英理的上身就要几乎完全赤裸的暴露在女儿和这个男人的面前了。

  英理将衬衣的扣子解开了,登时一彦就看到了,英理露出来的雪白的肌肤,那柔嫩白滑,犹如青春少女的皮肤,是那样的充满了诱惑力,而胸口处紫色的文胸,将妃英理一对大奶球裹在其中,大大的两颗圆肉丰挺出来,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真是美的耀眼。

  而此时,英理已经把上衣脱掉了,整个熟女的上半身,终于彻底暴露在了一彦这个淫少的面前。

  「好美啊……妃律师,小兰一定是跟你遗传的吧?你们母女都是大奶子啊!」一彦盯着眼前上身只穿着文胸的妃英理,激动地叫道,「继续脱,把裙子脱了,脱了……」

  「你这个王八蛋,不得好死……」此时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脱衣服,英理当然心里特别羞耻,可是她毕竟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有过孩子的女人,此时面对这种脱衣的事情,也不算太难接受,她怨毒地看了一颜一眼,然后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裙子的扣子,立刻妃英理的裙子便滑落了下来,露出了英理穿着的紫色的内裤,丰满修长的熟女大腿,以及那挺翘丰满的熟女大屁股。

  此时脱掉了身上的伪装,此时只身穿三点式的成熟美妇英理,就这样将她诱人的胴体,几乎赤裸的暴露在一彦的面前,而刚才被一彦强奸过的小兰,看到自己的妈妈被逼脱衣,知道妈妈只怕也逃不过被这个无耻的男人奸污的命运,小兰不禁绝望地闭上眼睛,眼泪又是不断流淌。

  「哎呀……妃律师的身体真的是好美啊,看的我的鸡巴都硬的厉害了啊……」一彦嘿嘿笑着,抖动着自己的巨大的阳物,说道,「妃律师,过来吧,帮我口交吧,嘿嘿嘿……」

  「口交?」当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妃英理却并未感到愤怒,而是内心一动,心想,这个男人让我口交,那我要是趁机将这个坏蛋的鸡巴给咬断,我们母女不就脱线了吗?而自己这就是正当防卫,也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啊!

  想到这里,英理心里是怦然心动,激动不已。

  「我……我知道了……」此时在面子上,英理为了害怕一彦看出自己的意图,还要装出一副很是屈辱的样子,然后这个丰乳肥臀的美熟妇,走到了一彦的面前,像是一个温顺的性奴一般,跪在了此时的一彦的身前。

  看着一彦那根巨大粗硬的大鸡巴,超过二十厘米长的阳物,绝非自己的老公毛利小五郎可比,英理也算是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女人,可是骤然见到这么粗大的巨物,还是把这个熟女给吓了一跳。

  「这个……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这么大的那个……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含得住……」此时的英理俏脸羞的通红,可是她却知道这是关键时刻,自己母女能不能脱险就看现在了,因此英理也没得选择了。

  「怎么样?我的鸡巴大不大?妃律师,你还不尝尝看啊?」一彦抖了抖那根巨大的阳物笑道。

  英理听到这话之后,赶忙伸手,把那根巨物握在手中,摸到的就感觉是那样的坚硬,英理眼中露出一阵厌恶的神色,但是还是轻轻张开了自己的小嘴,一把将这巨大的龟头包在了自己红润的口腔中。

  此时的小兰的额头还被一彦的枪支顶着,而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居然几乎要脱光地跪在这个恶心的男人面前,用嘴含住他的大鸡巴,这样屈辱恶心的场面,让小兰彻底地绝望了,她痛苦地闭上双眼,再也不敢看了……

  「啊……好棒啊……」身下的只穿着三点式的雪白熟女,那耀眼的大白玉兔,内裤完全无法包裹的大白屁股,都这样完全地展现在一彦的面前,而妃英理已经张开了她迷人的樱桃小口,把自己的阳物含住,开始往里延伸,享受到英理的口腔炙热,一股股巨大的快感,连同心理上,占有那日本律师界女王的小嘴,让这绝顶女强人给自己口交的刺激之情,更让一彦此时几乎是如登仙境。

  「呜呜……好大……好粗……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大啊……」英理此时张开自己的小嘴,张开的很大了,可是却很艰难地才能把这个大鸡巴给吃进去,没办法,一彦的鸡巴又粗又大,吃进去真的好难,可是英理为了能够把一彦的鸡巴咬断,只能够尽力地含住。

  而一彦大鸡巴实在太粗大了,而且十分坚硬,此时英理含在了嘴里,却发现自己很难把口腔比紧闭下来,以此咬断一彦的阳物,英理费了很大力气,才好不容易地把这根大鸡巴给含到中间比较小一点的部位,勉强才可以把这根大鸡巴给咬下去。

  可是此时的英理却忽然发现了不对,那就是自己的嘴唇居然在这个时候无法发力,牙齿根本无法往下咬去,英理大惊失色,扭动着洁白的身躯,摆动着自己的头颅,想要将自己的牙齿往下咬去,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啊!

  「嘿嘿嘿……这个傻女人,还以为可以咬断我的鸡巴,真是傻逼……」英理心里是怎么想的,一彦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了,他的鸡巴一旦进入女人的嘴里,就会散发出一股能量,而会让这个女人无法咬东西,只能乖乖地给自己口交。

  「啊……妃律师的小嘴儿真是不错啊,哈哈哈……好爽啊……啊啊……好棒啊……」一彦淫笑着随手将手枪扔到了一边,双手捧住了妃英理的秀发嘿嘿笑道,「好爽啊……啊啊……好棒啊……你口交的我好舒服啊……」

  「呜呜呜……嗯嗯……啊……」英理含着一彦的鸡巴,却无法咬断,这一下英理心里简直是要羞死了,自己可是有丈夫有女儿的良家妇女,如今居然几乎要脱光了的,只穿着文胸内裤,在自己同样没穿任何衣服的女儿面前,给另外一个男人口交,这样的屈辱,令妃英理真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

  可是现在被一彦给按着头,妃英理连吐出鸡巴的能力都没有,一彦淫笑着享受英理的小嘴,主动还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腰部,把巨大鸡巴在英理的口腔里面前后摆动,甚至将鸡巴的前端狠狠地插进英理的小嘴儿深处,来个深喉运动,令英理不禁厌恶欲呕,屈辱无比。

  可是英理还是没有做出太大的挣扎,因为此时的英理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对付这个坏蛋的办法,那就是这个人已经把他的手枪给扔了,那自己如果可以抢到那把枪的话,就可以脱身了!

  正因如此,英理现在只能够想办法让这个男人可以松懈下来,然后自己去把那把枪给夺下来,这是她们母女随时可以脱险的方法了。

  所以英理只能够屈辱地跪在一彦面前,给她口交舔鸡巴,寻找机会……
  良久之后,在英理可人的小嘴儿里终于发泄舒爽的一彦,怒吼之中,对着英理的小嘴儿,当着她女儿的面,对着英理的口腔狂射出一股滚烫的精液。

  「呜呜呜……嗯嗯……啊……」感觉到口腔内一阵粘糊糊的热浪,英理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无耻的男人给内射进了自己的小嘴,无比的屈辱让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真是太舒服了……哈哈哈……」在这个律政界女王的小嘴儿里发泄了自己的欲望,此时的一彦心里激动难忍,他爽快地将射精了一次的鸡巴抽出来,英理登时一阵激烈地咳嗽,大把地滚烫阳精从这个熟女的嘴里吐出来,流了一地,而一部分已经被英理无奈地吞下去了。

  此时的小兰紧闭着双眼,无论如何不敢看这一幕,否则,让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屈辱地为男人做这种事儿,也不知道会如何的难受了。

  而此时的妃英理,自然要马上开始行动了,她顾不得自己还在咳嗽,而一把跃起身来,身子一翻,就一把抢到了一旁的手枪,然后这个只身穿胸罩内裤的雪白丰满美女,一下子拿枪对着一彦,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叫道:「你……你把手举起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一彦嘿嘿笑着看着此时的妃英理,说道:「哈哈哈……想不到妃律师还挺厉害啊,想到抢枪啊!哈哈哈……有意思啊……」说到这里,一彦手一翻转,一把匕首已经出现在了一彦的面前,接着将匕首一把顶在了此时的小兰雪白的脖子上。
  「你……你把刀放下!」眼见一彦居然拿刀顶着自己女儿的脖子,英理眼神一紧,叫道,「你再不放下,我就开枪了!」

  「你开枪吧!」一彦毫不在乎,刀子还在小兰的脖子上又晃动了几下。
  英理咬了咬牙,为了自己的女儿,她还是开枪了,毕竟她这属于正当防卫,不会承担法律责任……

  可是……枪却没有响!枪里没子弹!英理瞬间傻了。

  一彦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枪里没有子弹啊……这可真是不妙了啊,是不是,奶子大屁股翘的妃律师?」

  「你……你这个混蛋!」妃英理气的浑身发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如此戏弄自己,拿着一把没有子弹的枪,居然就敢威胁自己,真是太混蛋了!
  「本来吧,我让妃律师你陪我吹箫一次就会放过你了,可是现在你这么不听话,那我就只好对不起了,要杀了你的女儿了……」一彦嘿嘿笑着,接着把刀子又凑近了小兰的脖子上的皮肤几分……

  「别别别……」英理此时吓得连连摆手,手上的枪械已经掉在了地上,她流着泪叫道,「求求你,别伤害小兰……求求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别杀我女儿……」

  「是吗……那好吧……」一彦狞笑道,「那就把乳罩和内裤给脱了吧,阿姨,让我看看你的奶子,阴户和屁股,你说好不好啊?阿姨!」

  「你……你……」此时只穿着文胸和内裤,堪堪遮住身上最私密部位的英理,听到一彦居然如此的无耻,要自己吧胸罩和内裤一起脱了,心里更恨,可是看到一彦手里的刀子,英理也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可能性……

  「到底脱不脱?」一彦晃了晃刀子笑道,「不脱的话,就杀了你的女儿了……」

  「别别……我脱……我脱……」英理这个丰乳肥臀的美艳少妇,在面对着女儿的生死安全这样的事情上,外加完全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设计的绝望,终于令她彻底屈服,流着泪,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胸罩扣子。

  没有胸罩的束缚,英理那对饱满丰挺的大奶,终于完全没有束缚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当那一对巨大的奶球弹出来的时候,英理羞耻地下意识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胸部,希望可以不让这个男人看到自己私密的乳房,虽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把手拿开,我看看你的大乳房……」一彦丝毫不客气地嘿嘿笑道。

  英理心里满是绝望,可是却无法违抗一彦的命令,只能羞耻地将自己的双手拿开,那两颗比小兰还饱满几分的熟女大奶子,终于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此时的一彦面前,只见这个三十七岁的女人,两颗肉弹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乳晕小巧如铜钱,而且居然还是诱人的粉红色,娇嫩的乳头不大,却犹如鲜剥鸡头肉一般,是那样的让人怜爱不已,而饱满的乳球无束缚地展示在这空气中,挺拔的奶子还随着英理颤抖的身躯而上下抖动,别提多诱人了。

  一彦兴奋地看着这一对迷人的大奶子,一根鸡巴又以及各硬的厉害了,他哈哈大笑,说道:「好美啊……不愧是当年帝丹高中的两大女神之一……嘿嘿嘿……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把你的内裤也一起脱了啊……」

  此时的英理虽然心里害羞,可是也知道自己今天恐怕要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侮辱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还是先保住女儿的命要紧,于是咬着牙的英理无奈之下,还是伸手,终于将身上的最后的束缚给脱掉了。

  当那内裤被脱掉,露出了英理那最迷人而私密的下体的时候,一彦的呼吸更是急促,他没有再管小兰,随手把刀子扔到一边,接着缓缓走到了此时已经赤身裸体的美艳熟妇妃英理的身前,前后打量着她迷人的肉体。

  妃英理的下身和她女儿一样,都是光洁无毛的白虎,那娇嫩的阴部可以说是能看得一清二楚,由于已经十年没有做爱,英理的阴唇紧闭的只留下一条微笑的细缝,而嫩肉的颜色也是粉红的,但是最让一彦心惊肉跳的,还是这个迷人少妇的那雪白的大屁股,这个女人拥有的是一盘几乎不亚于那些巴西美臀大赛的参赛小姐的大肉肥臀,而且她的臀部肤色还是雪白如玉,配合上诱人的曲线,真是太美丽了。

  此时身体正被这个男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观赏着,英理心里面当然很难受,可是这个时候英理却再也不敢有什么反抗的念头了,即便是那把匕首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可是英理也不敢在去捡,生怕无法打倒这个男人,会受到更多非人的虐待。

  「我爱你,妃律师……」一彦淫笑着看够了英理迷人的身躯,然后迫不及待地抱住了着赤裸的丰满美人,双手一把按在了妃英理浑圆的臀肉上,搓揉之间,一彦的嘴唇将英理的红润小口一下子包裹在其中了。

  一彦粗鲁地将舌头伸入到了这只有毛利小五郎才亲吻过的诱人嘴唇当中,同时双手肆无忌惮地把玩儿着妃英理诱人的大白屁股,可怜英理这十年来从来没被男人这么前后夹击地玩弄过,此时被这么调戏,英理又羞又气,洁白的身躯下意识地挣扎,可是却摆脱不了被一彦玩弄的命运。

  一彦的双手摸了一阵英理的大白屁股,便改为一只手捏着英理的大屁股,另一只手则是攀上了英理那诱人的大乳房,那丰盈挺拔的乳峰被一彦捏在手中,不顾英理的挣扎,开始在手心中不断变换着手法玩弄着。

  英理的奶子又软又大,弹性十足,一彦摸的越发兴奋,那巨大的阳物也已经顶在英理的小腹上,此时一彦一边狂热地亲摸这迷人熟妇,一面摩擦着身体,让大鸡巴可以在英理的下身进行浮动。

  此时的英理为了自己的女儿,只能任由这个男人侮辱,可是当被一彦这么又亲又摸,对方的舌尖很有技巧地伸入自己口腔,舔吮着自己的小舌头,手掌摸着自己的奶子翘臀,那根大鸡巴摩擦自己的下身,这弄了片刻,英理竟然羞耻地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个男人弄的有了反应!

  要知道,英理今年才三十七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可是却已经和自己的丈夫分居了十年,这十年里英理确实难以熬过那每晚的生理煎熬,只是她对丈夫很专一,也绝对不可能出去找别的男人。

  可是现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却遇到了一彦这样的大色狼,他年轻,充满了活力的少男身体,已经完全将英理的生理需求给勾搭起来了,她的身体被一彦挑逗的越来越热,下身那十年没有鸡巴插入的阴户,此时也随着欲望的来临而终于枯木逢春了……

  「啊啊……妃律师,你的下面好湿啊,你看看,一摸都是淫水啊……」一彦此时松开了英理的小嘴,伸手摸到了英理下身光洁无毛的阴部,上面果然是沾满了从这美艳熟妇阴部流出来的淫水。

  「你……你这个混蛋……不……不许摸那里……啊……」此时的妃英理真的是大为情动了,她在一彦的怀中轻轻扭摆着浑圆的屁股,下身的双腿夹紧,不住地轻轻摩擦,看起来是真的情动不已经了。

  一彦淫笑着一把妃英理洁白的身躯推倒在地上,被忽然推倒的英理「啊」地尖叫了一声,倒下之后,双腿下意识地分开了,露出了中间不住流水的阴户。
  「哈哈哈……毛利同学闭着眼睛不敢看啊……」一彦淫笑着看了一眼旁边被绑着而闭着双眼的赤裸美女小兰,笑道,「现在,我可要好好玩玩儿你的妈妈了……」

  说完,一彦也不管毛利兰是不是会看,而是一把压在了妃英理的肉体上,开始在这性感迷人的熟妇身上大展风流手段。

  一彦此时淫笑着抓着妃英理丰满的乳房,舌头熟练地舔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抓住另外一颗乳房,配合自己舌头的蠕动,尽情地亵渎这美艳熟妇的大乳房。
  他的另一只手更不会空闲,此时顺着妃英理的平坦小腹往下摸起,滑落到妃英理光洁无毛的阴户,轻轻揉捏着她的小阴蒂。

  「啊啊……亚美爹……不可以……啊啊……放开我……不要……不能……不能摸那里……啊……啊啊……」

  可怜的妃英理这十年来哪里受到过这样剧烈的刺激?被青年男人这么又技巧地挑逗,这迷人熟妇的生理欲望在此时彻底地燃烧起来,她嘴里激动地喊着不要,可是她粉脸晕红,胴体颤抖,下身的粉嫩阴部随着一彦挑逗她的阴蒂唇肉,不住地喷出积累了多年的淫水,又哪里有不要的意思?

  「哈哈哈……妃律师的小穴都流了好多水出来了,居然还想要说不要,好有意思啊……你这个不老实的女人……」一彦淫笑着把头伸到了英理的下身,分开她的大腿盯着这律政女王的阴部,把自己的手指插了一根到英理的阴道……
  「啊啊!!」英理发出了一声满足而又难受地呻吟,她十年没有任何异物进入的阴道,此时正被男人用手指插着,久违的快感让英理几乎欲仙欲死,可是一彦的手指不大,插一根进去,却很难满足英理这个三十七岁的成熟美妇的强大生理需求。

  「啊啊啊……别别……我……我好难受……你……你别只插一根啊……啊……」一彦的一根手指在英理的阴户内抽插,英理当然不会满足,一彦才不过插了几下,她就受不了了。

  「哈哈哈哈……妃律师,你觉得手指不过瘾?那我的大鸡巴,你觉得如何啊?!」
一彦等的其实就妃英理这句话,他一把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将一根粗大的达到了二十多厘米的巨物挺着,凑到了妃英理的下身。

  此时的英理盯着身下那根巨大的阳物,身体已经难以忍受那欲望的煎熬,她知道一彦是要自己主动求他,他才会淫自己,不禁心想:「今天……今天落到这个人的手上,看起来是清白不保了,反正……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处女……只要能救女儿……我被弄一次也没什么……而且……而且我的身体好难受……我也好多年没那个了……干脆顺他一次……」

  想到这里,英理也就没什么顾及了,她将双腿分开,低声嗔道:「我……我要……你……你插进来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你要说清楚啊!大声点儿啊!」一彦嘿嘿笑道。
  英理听到这话,不禁又惊又怒,气的大叫道:「八嘎!你……你想干就干!多废什么话,有种就干我,你干我!不干你就是个废物!」说到这里,英理的眼泪更是不住流淌。

  听到英理这么说,一彦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在继续都弄这个美妇人了,当下嘿嘿一笑,将妃英理的身子一下子抱起来,一翻一转,就让此时的妃英理变成了一个十分诱人的母狗爬的姿势,那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就这样翘在了一彦的面前。
  「亚美爹!你干什么?!」英理怎么也想不到,一彦居然会把自己摆弄成这样的羞人的姿势,这让英理简直是要羞死了,

  要知道,就是当年和毛利小五郎在一起做爱,英理也从未用这种姿势啊!可是现在居然……

  「哈哈哈……妃律师,你的屁股这么大,这么翘,今天如果我不用这个姿势的话,那我才是对不起我的鸡巴了……」一彦盯着眼前这动人心扉的大白屁股,眼中满是喜色,接着就如同一条发情的公狗一样,扑在了英理的臀部后,对着她前面那生育过小兰的阴户,就狠狠地将大鸡巴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一股熟悉却又陌生的巨大的舒爽感,随着一彦的巨物插进了英理的小穴,而让英理激烈地大叫出来。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英理在一次品尝到了男人的鸡巴的疼爱的味道,而相比毛利小五郎那短小的家伙,一彦这根巨大的阳物带给英理的,却是以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极乐快感。

  此时的英理,就这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如一条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翘着一盘雪白的大白屁股,被一彦这个强悍的青年男人从后插着小穴操着,淫着。
  「对不起……小五郎……我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可是……可是我也是没办法啊……」此时被淫辱的英理翘着屁股,承受着男人的侮辱,身体早已经投降了,只能在心里给自己的丈夫道歉。

  「啊啊……好爽啊,这是妃律师的小穴啊……啊啊……」当一彦终于彻底地占有了妃英理这个美艳熟妇的时候,鸡巴插在英理十年都没被男人插过的小穴,只觉又紧又热,虽然不如她女儿的处女的小穴,可是却也是极品了,想到这个女人十年没做爱,现在却被自己所淫,一彦兴奋无比,于是捧着着洁白的大屁股,就开始尽情地淫辱这迷人的律政女王了。

  英理此时虽然心里面很痛苦,可是这个男人的确是有让女人着魔的强悍,当那粗壮的肉棒从后进入到她的小穴后,十年没有尝过肉味儿的英理瞬间就被征服,本来英理的小穴就湿润的厉害,此时被鸡巴插入后,大阴茎强烈地从后一下又一下地冲刺着,带来的就是英理的生理欲望彻底爆发,淫水是不住地喷涌。

  此时这个著名的女律师,无数人惦记的性感美妇,就这样在这里被男人肆意地奸污着,而且还是当着她女儿的面的。

  「啊啊……啊啊……轻点……啊啊……顶到里面了……哎呀……啊啊……插死我了……啊啊……啊……」由于那极乐的快感实在是太过于强烈,所以英理纵然不愿意在自己的女儿面前露出这等淫态,可是却也无法忍耐了。

  本来小兰这个时候是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的,不忍心看自己的母亲可是受辱,可是当她听到自己的妈妈居然这么淫荡地叫喊,根本和以前那个冷傲的妃律师完全不一样的时候,还是惊呆了,忍不住睁开眼睛……

  登时,眼前的一幕让小兰吓坏了!

  只见自己的妈妈妃英理,此时正浑身赤裸,像是一条洁白的母狗一样,四肢着地,雪白的屁股翘的老高,而背后的那个恶心的男人雨宫一彦,正捧着自己妈妈的肥臀,一下又一下地淫她。

  但是最让小兰惊讶的,却是自己的妈妈在这样的淫辱下,居然没有做丝毫的反抗,反而是一盘雪白的屁股扭摆着,似乎在迎合着身后的男人一样,而口腔里更是不住发出那种羞人的叫声……

  「呜呜……妈妈……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你……你……」此时的母亲这幅淫荡的模样,完全颠覆了小兰的内心,令她瞬间内心彻底崩溃了,整个人完全呆愣地看着眼前的淫秽画面……

  「哈哈哈……妃律师,看起来你女儿也忍不住了,在看我们呢,哈哈哈……」一彦此时也注意到了小兰也在看着他们做爱了,心里大喜过望。

  「不不不……小兰,你不能看,不能看……」英理此时看到女儿居然在看自己受辱的画面,立刻惊叫出来,可是还没等她多说两句,一彦一把从后拉起她的身体,双手从后伸入,捏住她两颗大乳房,边搓边干,笑道:「不就是让女儿看一下吗?算个啥?哈哈哈……小兰,你看看,你妈妈的奶子多大,屁股多翘,叫声有多淫荡啊啊……哈哈哈哈……」

  可怜的英理受制于一彦,毫无办法,也没法挣扎,只能在屈辱中叫喊着,扭动着,被一彦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操的欲仙欲死……

  而小兰已经完全看傻了,此时对着眼前的淫戏也不在回避,只是呆呆着看着。
  ……

  良久之后,一彦盯着身前搂抱在一起的妃英理母女,淫笑道:「好了,我走了,我想……这种事儿,你们也不敢报警吧?」说完,一彦哼着歌穿好衣服,就此扬长而去。

  此时的小兰母女都哭成了泪花,英理咬着牙流着泪,抱着自己的女儿不住安慰。

  就在刚才,这个男人将自己操的达到了十年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之后,便对自己的小穴来了内射,接着也算守信用,帮小兰松了绑。

  而此时,小兰饱经摧残,伏在母亲怀里痛哭,但是她们母女现在都不敢去报警,因为不论是小兰还是英理,都是要脸的人,尤其是英理,一旦自己被男人强奸,还是母女一起被强奸的消息泄露出去,那必然是名声大损,这是英理绝对不能承受了。

  毕竟,她的事业正在辉煌期啊!

  而小兰何尝不是?一旦自己和母女被人强奸的消息被别人,比如自己的父亲,新一知道了,这后果简直太可怕了,小兰无论如何不敢去报警。

  一彦吃准了这点,所以今天暂时放过她们母女,只是简单操了一下英理,先占有就完事儿,但是以后……嘿嘿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