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抉择(婚姻的背叛者?)】【作者:绿帽子戏法 (tcguy)】
【抉择(婚姻的背叛者?)】【作者:绿帽子戏法 (tcguy)】
字数:115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抉择(婚姻的背叛者?)

  今天是周末一个懒洋洋的早上,小区内的小超市才刚开门,所以还是很清静,只有两、三个顾客。一个矮小瘦弱的中年人无精打采慢慢走到柜台后,他打了个呵欠,『早知就不这么早开铺了。』

  看似很普通、平凡的一天,可在小店一个他看不到的角落里,一个黝黑高大、貌丑,更有些癡肥的中年印度男人正在鬼鬼祟祟四处张望,再偷偷把一把小刀由口袋内掏出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向柜台方向走去。

  只见他蹑手蹑脚走到那中年店主背后,用刀子抵住他背后,然后用重口音的中文沉声说,「别回头,立刻将所有钱拿出来!」

  只见男店主僵直着身子,用颤抖的双手慢慢打开抽屉。因为刚开铺的关系,里面的现金不多,就只有少量用来找续的零钱。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钱?」印度人很不满的沉声喝道,他手上稍稍用力,锋利的刀尖突然刺穿店主的外衣,白色的衬衣忽地被几片血花染红了。

  「别……请不要伤害我……」

  就在此时,一个长头发,紮着马尾,瓜子脸,身材高挑,面容绝美的中国少妇由正门走了进来。她穿着运动式的超短背心,小小的文胸未能完全包裹她那丰满的胸部,一滴滴的香汗像朝露般凝结在那双雪白的双峰上,透着无限诱惑。
  她刚进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水灵的大眼睛转了一转,左右扫视一下。只是她的视线刚被店主挡住,所以只看到印度人站在店主的身后,而没有看到他拿着的刀子。

  可店主一面惊慌,而且一直没有发言,她灵光一闪,稍稍侧过身子,果然看到那印度人拿着刀子威胁着他,同时也留意到了那印度人用色瞇瞇的目光紧盯着她的胸部。

  印度人那浓烈的体味,再加上他丑陋而邪恶笑容让她有点反感,但她忍着没有表露出厌恶的神情。

  她头脑急转,已然想到一个点子。她微微一笑,边向前行,边拿着手上的汗巾在她丰满的胸部来回擦汗。她又故意把文胸拉下,让差不多三分一个白里透红的酥胸暴露在印度男人淫邪、火热的目光下。

  印度男人喉结上下滚动,吞嚥了几下口水,咬咬牙,急色的用他那黝黑粗糙的大手向美少妇的酥胸抓去!

  可美女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他被迫放开店主,向她的方向走去。

  只见他的手勘勘伸至离她酥胸一公分不到的距离,同时他以另一只手拿着的刀也不自觉垂了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抓准机会,一脚迅速踢中那印度人的手腕,把他的刀子踢飞,同时连消带打,转身一下手肘切中他颈上的大动脉。

  只听他闷哼一声,面容扭曲,往后便倒。

  「你没事吧?」女子柔声的对已被吓得浑身发抖的店主说。

  「你别害怕,我是蒋琳恩警官。」她边说边打电话回警局。没有多久,就见一台警车来到店外,琳恩快步走出店外,和外边的两个警员交代了刚发生的事,跟着就快步跑回家。

                ***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琳恩才刚踏进家门,一个男人就温柔地从后环抱着她。

  琳恩甜甜一笑,双手紧紧握着抱住她的双手。

  那剑眉星目,高大俊朗的男子正是她的夫婿林仲文。琳恩觉得他的怀抱很温暖、很有安全感。

  她有着修长体态,也有一米七二了,可仲文比她还高出整整一个头。小两口已结婚三年多,可还是那么恩爱。

  「刚发生了点小事故…」琳恩接着便把在小店发生的事告诉了丈夫。

  「你若被那印度人抓住会怎么样?」仲文边说边由小背心领口伸进他的手,紧握着娇妻的豪乳,调笑着说,「该不会把你强奸吧…」

  他将手慢慢由她裤头伸了进去,不规矩的爪子游走在琳恩的小穴附近,时而快时而慢,时而轻时而重,让她呼吸急促,忍不住发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吟。当他的手指再拿出来时,指尖已是一片湿润…

                ***

  琳恩在星期一回到警局时满面含春,止不住的微笑,『不知之这次可会怀上宝宝呢?』她和仲文打从上月开始便没有避孕。她希望可以在年底前怀上,为他们的小家庭添上一名新成员。

  正当她快步进入电梯时,就在门快要关上时,门外一把娇滴滴的声音高声大喊,「等一下!」

  琳恩连忙按下按钮,让电梯门重开,只见一个年轻的女警跑去电梯内。
  「早安,琳恩姐!」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

  「早安,诗雅。」琳恩微笑着回答。

  小妮子叫符诗雅,人如其名,虽不是像琳恩一样是个绝色美人,可也长的十分秀气,清丽可人。而琳恩於她而言,是亦师,亦是她最好的朋友。

  「琳恩姐,你有没有听说过上星期五晚发生的那件奇案?」诗雅脸上泛起一片红晕,兴奋的说。

  「没有呀,什么案子?干嘛这么兴奋?」

  「听他们说,那天晚上在城内旧区发现一条男乾屍,说致死原因是他的精血被吸尽!你说这世上是否有吸血鬼?」

  「不会吧,你这丫头净是喜欢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

  「要不待会我们找张哥问问?他说可能需要我们帮忙。」

  「好吧,你这丫头就爱多管闲事。」这时电梯门已打开,琳恩丢下这句,便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

  一连完成了两份报告,不觉已到中午。琳恩伸了个懒腰,正想出去打杯咖啡,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琳恩姐,张哥那边出了情况,他问我们要不要一同去案发现场?」电话另一边传来诗雅急速、兴奋的声音。

  「好吧,我马上过来。」琳恩心想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已差不多完成,便走出办公室,往张明的部门走去。

  她才刚抵达,就见到诗雅不耐烦的来回踏步,很焦急的样子,而张明则在细心研究电脑上的报告。

  张明听到进门的声音,便抬起头来,微笑和琳恩打了个招呼。他是个和蔼可亲的中老年人,有张隐藏了太多的故事、佈满风霜皱纹的老脸。他妻子早已离世,没有儿女,一直把琳恩和诗雅当作自己的女儿。

  「张哥,是什么的新情况?」

  「刚刚近郊处又发现两具男乾屍,和上星期五晚的一模一样,应该都是精血被吸乾,所以这案件就正式由我们部门负责了。」,张明的部门就是专门负责一些稀奇古怪,用常理不能解释的案件。

  「那我们一起去看一下吧。」接着他们便一起离开警局,往停车场取车去。
                ***

  经过大半小时的车程,他们终於到达案发现场,那是一片近树林边缘的草地。诗雅才刚下车,就直奔前方那两具男屍躺卧的地方。

  两具屍体的水分已被抽乾,灰灰黑黑的,基本就像具木乃伊。正当诗雅俯伏在地上,好奇地研究、观察着时,张明和琳恩才不疾不徐的走过来。

  「张哥,可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琳恩沉声问张明。

  「我先让你们看些东西,然后我们再讨论。」张明神情凝重的回答。

  他快步走到来两句屍体旁,蹲下,再一把将其中一句男屍的裤子剥下,只见他的阳具在根部齐根断掉,就好像被咬掉一般!

  琳恩和诗雅同时惊讶的低呼一声。

  「知道那是什么动物咬的吗?」琳恩问张明。

  「根据化验结果,是人的牙齿印…」张明表情有点尴尬,接着说下去,「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了,这是目前这三个月内发现的第十五具屍体了,而且……」
  「而且什么?」诗雅的好奇心被挑起了。

  「…而且…所有受害人都是男性,同时他们体内的精液全被吸乾。」

  「真的假的?!难道这世上会有吸精殭屍吗?」诗雅惊奇得把眼睛瞪的老大。
  琳恩则红着脸不说话,她昨晚正好给仲文口交了,虽然为了怀孕,没有让他在口内发射。

  「这个…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也可能是些变态的人做的好事吧?」张明好像自己也不大相信这话,他顿了顿再说,「当然这个案件是一级机密,因为不想引起公众恐慌。」

  过了不久,法医也到达了,他们又在现场搜证了好一阵子,最后才一起驾车回警局去。

                ***

  第二天早上,琳恩才刚踏进自己办公室,就接到张明的内线电话,他着她和诗雅到会议室开会。

  『张哥为什么要这么早开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么?难道是和昨天的案子有关?

  他需要帮忙么?『她还记得初当警察时,曾和张名同组,一起破了不少重要案件。琳恩想着想,匆匆的向会议室走去。

  她才刚踏进会议室,就见到诗雅和张明坐在椅上看着很厚的文件。张明抬头见到她,着她坐下,然后给了她一份报告。琳恩和诗雅在仔细看过报告后,惊讶的抬起头来。

  「你们也看到了,昨天的两个受害人在经过身份确认后,发现都是本市的名人,局长十分重视这个案件,他让我们组成一个特别调查组,希望能尽快破案。」
  「而这两个新的受害人和之前的十五个一样,都是体内的水分和精液完全被抽乾,可他们体内还有血…粉…乾血。」张明一脸凝重的接下去,「换句话说,我们要对付的可能不是人,而是只妖怪!我们要…」

                ***

  距离上一次会议,不经不觉又过了三个星期了,案子还是毫无进展。张明晚上独坐在家中喝闷酒。『还好暂时没有新的受害人。』他暗暗舒了口气,可来自局长的压力,还是一点也不少。

  正当他在胡思乱想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原来在市郊又发现一具乾屍。他刚想站起来,却发现原来自己刚喝了太多的酒,步履有点不稳。无奈之下,他只好打电话给琳恩和诗雅,让她们去凶案现场查看。

  诗雅和琳恩各自驾车到那地方,诗雅才一到达就见到躺在草地上的一具乾屍。
  『琳恩姐呢?』可琳恩的车虽已到达,她本人却不见影踪。

  这时天色已渐沉,她马上从车里取了手电筒,四下张望找寻,慢慢往前方那片浓密的小树林走去。

  那树林比她想像中要大,找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还是不见琳恩的踪影。正当她准备原路折返时,却突然听到身后的打斗声。

  她急忙转过身来,猝然见到琳恩正和三头很巨大、狰狞的殭屍正在激烈搏斗中。

  三头殭屍很高大,看来至少有一米九以上,他们面色铁青,长满尖锐的獠牙和长长的指甲。他们或抓或咬,不断用僵直的手臂攻击琳恩。

  只见她左闪右避,或跳,或翻滚,多次在最后的关头避过他们凌厉的攻势。就在诗雅看得入神之际,其中两头比较高大的殭屍,一左一右的急速夹击的琳恩。好个琳恩,但听她一声娇斥,身型突然拨起一丈,避开了殭屍利爪的左右插击,跟着一招凌空一字马,双腿稳稳的架在左右两头殭屍的肩膊上。

  『好俊的功夫!』诗雅暗暗喝了个采。

  「小心!」琳恩突然高声大喊,跟着急速往她俯沖. 诗雅回过头来,原来剩下的一头殭屍正在她身后,一掌击中她的头部,让她险些晕倒,牠往她颈部张口便咬!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琳恩已飞身到了她的面前,用手掌挡住了殭屍的嘴巴。

  可诗雅已被吓得浑身发软,再加上刚才承受的重击,她再也支持不住,无力的倒在地上。在她失去知觉前,似乎看到琳恩的手掌被殭屍他咬中了…

                ***

  当诗雅再醒过来时,她已经躺在琳恩的车里。「原来…原来这世上真的…真的有殭屍…」诗雅还着浑身发抖,颤声的喃喃自语。

  「诗雅别怕,我们安全了,牠们都走了…而我们也差不多抵达医院。」
  第二天,警方派了很多人到那树林,可并没有找到那些殭屍,无功而回。诗雅也整整放了一星期的病假,而琳恩似乎没有受伤。

  不经不觉又过了两个多月,一切好像回归平静…只是有天诗雅忽然打了个电话给仲文,她约他到一处僻静的海滩单独见面,说有要事要和他商量。

  『诗雅干么找我?还找的那么焦急?』

                ***

  「林哥,有没有发现琳恩姐最近的举止有点不正常?」诗雅刚见到仲文,劈头就来了这一句。

  「没有…你为什么这样问?」仲文被问的一头雾水。

  「…这事本来是机密…两个多月前,我们在一次行动中,被殭屍袭击,那天我好像见到琳恩姐被其中一头殭屍咬了一口,不过以为看错了。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觉得她可能真的被咬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仲文一脸焦急的追问。

  「那事发生后,琳恩姐经常神不守舍,我觉得她身上好像总带着点血腥味。你也知道她一向不喜欢吃荤,可她却忽然爱上了吃毛血旺。」

  「后来在一次突发行动中,我在了琳恩姐的车子,竟然在车上发现了一个捐血用的血袋…」

  「可那也不代表她有什么问题。」仲文有点无刀地摇了摇头,其实他也发现妻子最近经常神不守舍。

  「可能是我多心吧,总之你要多加留意,小心看顾她。」

  自从和诗雅会面之后,仲文一直留意妻子的日常生活和行为,可琳恩的一切似乎已渐渐回复正常,他也慢慢放下了警戒。

                ***

  这是个愉快的一个周末,琳恩和仲文在外吃饭、看戏,再到海边散步,才有点依依不舍的回家。

  琳恩喝了点酒,满面桃红,嘴角含春,刹是娇艳欲滴。「宝贝你今天真的很性感!」刚踏进家门,仲文已忍不住把她按在墙边狂吻,跟着当然少不免又是一番缠绵。他虽然是个商人,可他在大学时是一名运动健将,现在也不忘锻炼身体,所以他可以把琳恩干了整整一句钟,把她弄的娇喘连连,才甘心把精华射进她的小穴内。两人倦极,紧抱着对方,双双踏入梦乡里。

  仲文在半夜醒来,觉得怀里空空,睁眼一看,妻子已不在床上。他下床走到浴室查看,可还是没有她的踪影。他突然感到有种莫名的恐惧,就边喊着妻子的名字,边在房子四周找她。

  后来他又跑到地下车库,他们的车子还在,可还是没有她的踪影…正当他在忧心仲仲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正是诗雅的号码。

                ***

  「林哥…是琳恩姐…总之你快来吧!」手机的另一端传来诗雅焦急的声音,接着她就马上挂断了,同时用手机传来了一个坐标。

  仲文立即跳上车子,把坐标输入车里的卫星导航。『原来离家不远!』可他还是心急如焚,马上驱车前往。

  车仔行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了目的地,那是一个旧工厂区后的一条冷巷,他同时也看到了一脸惊慌的诗雅。

  「琳恩呢?她在那?」仲文刚下车就赶不及的发问。

  「她…她刚走了…」诗雅迟疑了好一会才回答。

  「她没事吧?」

  「…琳恩姐…她…她变了殭…呜…呜…」诗雅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声音发抖,眼泪突然如缺堤般流了出来。

  「殭屍?!不会吧…不可能的!你刚见到什么?你跟我说清楚!」仲文使劲的摇着她肩膀。

  诗雅只是不断啜泣,她用颤抖的双手把手机递上,原来她刚用手机程式拍了一段视频。

                ***

  (大约一小时前…)

  诗雅今天当夜更,刚好接报说旧工厂区有人打斗,便决定到场查看。却万万想不到刚到现场就见到一具血肉模糊的无头屍体,屍体旁边有一行血足印。
  诗雅随着足印来到后巷,却赫然见到一个高大、黝黑,挺着大肚子的男人,全身赤裸的背着她站在后巷里。

  『怎么会是琳恩姐之前抓的那个印度人?!』诗雅绕道到一个暗角,藉着昏暗的街灯,还是把他认出来。同时她也发现了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跪在他面前,头部前后移动,好像是给他口交。

  正当她在犹豫该怎么做的时候,女子突然抬起头来喘气,那绝美的面容和男子丑陋的样子形成一个很强烈的对比。

  『怎么会是琳恩姐?!』诗雅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可她还是掏出手机,开始录影,因为她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她要留下证据。

  这场景真是太荒诞、怪异了,诗雅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恶梦。她不想看,可又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她觉得厌恶、很想吐,可同时又觉得很兴奋:一向像女神一般的琳恩姐,居然全裸的跪在地上,就像一个性奴般用她的樱桃小嘴,用心地服侍着那丑陋的印度男人,用力吸吮他那肮髒、满佈污垢的鸡巴。

  他短小、但却很粗大的黑肉棒粗暴地抽插琳恩的樱唇,唾液不由自主的从她嘴角流下。她又不时以她的丁香小舌和柔软的嘴脣,卖力的舔、吸啜那印度男人满佈汗水的阴囊,每一个地方、每一吋皱纹也不放过。

  她好像对印度男人性器上,那股带着咖哩的骚臭味甘之如饴,脸上露出兴奋和陶醉的表情。印度丑男一边享受这中国美人妻灵巧的小舌,用她的红唇舔吮他的龟头,一边腾出手来,粗暴的搓揉她那对完美的双峰,挤压成各种形状,让本来雪白无暇的的乳房,慢慢的的红肿起来。

  印度男人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潮湿而黑漆闪亮的阳具急速地由琳恩火热的红唇进出。只见他又抽插了十来下,突然仰天狂吼,双眼反白,双手死死按着琳恩的头不放,阴囊不住的收缩,应该是在她的口内射精了。他精液的量真的很大,琳恩的小嘴不停地吞嚥了十多秒才射完。

  他全身脱力的倒下,鸡巴由她樱唇滑出,一道白浊、腥臭的精液也由她嘴角慢慢地流出,滴落在地上。而当诗雅再望向倒在地上的印度人时,才发觉他身上所有的水分已被抽乾,屍身已化作一具木乃伊!

                ***

  当仲文看完手机上的短片时,诗雅也终於恢复过来,她怜悯地看着正在全身发抖的仲文,犹豫一下,才交代了刚在后巷发生的事情。

  「林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张哥。」仲文很快便恢复镇定,虽然他的心还是很乱,「我们要分头行事,你不是说你认识一个专门从事灵异科学研究的朋友么?」。

  「对,她叫兰兰,我们可以找她帮忙。」

  「嗯,我们分头行动…琳恩才刚变殭屍,应该还有救的…」仲文也不知他这句话是说给诗雅听,还是想说服自己。

                ***

  仲文回到家,在床上睡下,可琳恩还没回来。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反覆思量,决定暂时不找她对质。

  『琳恩的自尊心很强…』而且他也害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毕竟他并没有淫妻癖,当美丽的妻子竟然给一个又胖又丑的异族男人口交并吞精,他怎可能不愤怒?!

  『虽然她可能是不由自主的?不…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一定要争取时间…
  要想办法救琳恩!『想着想,可能他心身实在太疲倦,居然让他睡着了。一觉醒来,已听到妻子在厨房忙碌的声音…

                ***

  那天之后似乎一切回归平静,妻子一切也很正常,没有什么异常。

  『也许琳恩中的屍毒只是短暂性,现在已经复原…』

  另一方面,诗雅的朋友也回话说琳恩不像中了屍毒,而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却有太多的可能性,具体的情况要和琳恩亲身见面,还要做体检,才能下定论。
  如是者又过了一个多月,琳恩还是很正常,而这段日子也没有再出现乾屍,仲文和诗雅也慢慢的放下警戒。

  直到有一天,仲文收到一件匿名电邮。当他打开邮件,内里只有一个网址和一个附件。

  他好奇的打开了附件,但觉眼前发黑,险些晕倒:那竟是妻子的裸照!而且她那对豪乳还被一只炭黑色的大手紧握住…『难道她竟然和…』他不敢再想下去。
  照片上面写着短短的一句:想知道你妻子晚上做些什么吗?今晚七时准时打开邮件内的网址。

                ***

  (晚上六时半…)

  仲文战战兢兢的在平板电脑打开了那网址,原来直播经已开始,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间肮髒、狭窄的空房,地点似乎是一家廉价的汽车旅馆。

  『琳恩真的会在这里和野男人偷情么?不会又是个印度人吧?』可那封电邮的确附上妻子的裸照,而且一只漆黑的大手还在搓揉她的乳房,她的表情还非常陶醉哩。

  正当他在胡思乱想之间,妻子终於出现在镜头前了,她好像喝了点酒,满面绯红,红唇娇艳欲滴,一脸春意。要命的是她穿了一条超短黑色迷你吊带裙,充份暴露着她那双雪白光滑长腿的优美线条。

  她进入房间后,四周打量一下,然后才坐到床的缘边,超短裙自然的往上缩,隐约露出那迷人的黑色三角。

  『琳恩的裙下竟然是真空的!』

  就在仲文看的入神时,一个头发有点班白,小眼、塌鼻子、厚唇,样貌奇丑的中年黑人开门走了进来。他个子不高,站立时和妻子差不多等高,可他却是极端的痴肥,肥硕的肚子让他看来就像一座肉山。

  妻子抬起头来,她和黑人深情的对望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再慢慢走到他跟前。

  她对着肥丑黑人媚笑,同时用手将短裙的两边的吊带慢慢拉下,再以十分挑逗的眼神深深的望向他。

  「噢……」她呻吟着扭动腰肢,摆动翘臀,慢慢的松开双手,让短裙滑落,再跌到地上。她那像白玉般的娇躯,饱满的双乳,两腿间湿润的桃园,瞬间暴露在这痴肥黑人淫秽的目光下。

  黑人的情欲似乎被她那淫荡的舞蹈挑起,他迅速站了起来并走近妻子,再紧紧的抱着她,用他的厚唇封住妻子的檀口,把肥舌强行伸进她口里。「呜……」妻子的挣扎看来是徒劳了。

  因为两人的高度差不多,他那松弛的肥胸紧紧的压迫着妻子的乳房,凸出的巨大肚子顶着她那没有半分赘肉的小腹。他猛然腰部发力,已充分勃起的黑色大肉棒猛然顶进她的两腿间的幽谷,疯狂的来回抽插,磨擦着她那高高鼓起的阴阜。
  「呼……呼……」胖黑人的呼吸续渐急速起来,只见他突然把妻子抱起,低头狂吻她那对豪乳。他炭黑的手用力的握着其中一个乳房,用他的大嘴时而吮吸,时而啮咬她那已充血的乳头,弄得她娇喘连连。

  他的头就这样的埋在她胸里,或吻或咬,弄得她雪白无暇的乳房佈满了红红的吻痕。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他突然大吼一声,一把将妻子扔到床上,自己也跟着往床上倒下,立即一下子把头往她下体里钻,肥大粗厚的舌头疯狂的舔弄她的蜜穴。

  几分钟后,他又把妻子摆成69的姿势,她也很顺从的把他的黑肉棒含在嘴里吮吸。

  黑人边舔吮妻子小穴,贪婪的吞嚥着里面的花蜜,又用他那粗黑短少的食指急速的抽插她的花径。

  「唔……呀……」大量淫水不住的由妻子的小穴流出,只见她一发狠,猛然推开黑人的头,坐走身来一把抓住他的大肉棒,再往自己的小穴里送。

  她跨坐他在他那肥大、漆黑的肚皮上,小穴紧紧的箍着那粗大的黑肉棒,不断的把自己白晢娇躯上下的挺动。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妻子和丑胖黑人的性爱游戏还在持续地进行中,仲文的心也彻底的碎了。

  这时胖黑鬼突然反客为主,一翻身把妻子压在身下,粗暴的分开她那双美腿,粗大炭黑的鸡巴猛烈往她小穴狂轰,肥大的肚皮和阴囊大力的撞击着她的平滑、紧緻的小腹,她的呼吸也变得急速起来……

  「噢……唔唔……呀……」妻子带着哭腔的娇吟让胖黑人情欲高涨,他的大肉棒在她的花径急速地进出,黝黑的阴囊猛力的拍打着妻子的雪臀,黑鸡巴每次抽出都带出大量淫液,让漆黑的龟头和肉棒闪闪发光。

  「啊……」那癡肥黑人突然高声狂吼,又抽插了十来下,猛然的把鸡巴抽出,只剩下乌黑的龟头,再往前用力往前一顶,让黑肉棒全根没入妻子的小穴里。只见他阴囊不住的收缩,正把异族的生命精华不断的由他那丑陋、粗大的黑肉棒射出,注入妻子的体内。他的精滧很快就灌满了她肥沃的子宫。再过了一阵子,海量白浊、浓稠的精液缓缓的由她小穴流出来,不少还粘糊糊的黏在她两片粉嫩的阴唇上。

  胖黑人也跟着全身虚脱,一座肉山般的身体猛然倒下,肥大的肚子重重的着妻子苗条的娇躯,让她几乎窒息,只见她胸口急速的起伏,不住的喘气。

  仲文看到这里,但觉心痛如绞,一下子脱力跌坐在地上。

  可直播还是持续地进行中,这时胖丑黑人把黑肉棒由妻子体内退了出来,再从床上跪坐起来,把阳具凑近她精緻的小脸。妻子俏丽的脸容泛起一片红晕,眼神迷离,甜美的檀口不自觉的微张,丁香小舌舔着那佈满两人混合的体液的漆黑龟头,贪婪的吞食着上面残余的精液。

  仲文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可一妻子呴呴的呑咽声还是不断的传来,就像一根根锋利的针芒札着他的心,让他心头剧痛。

  「啊…」淫糜的吸啜声突然被一声痛苦的惨叫声打断,仲文连忙望向萤幕,竟发现那黑人庞大、癡肥的身躯突然委缩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漆黑的乾屍,阳具已被咬断,只剩下半截!

  这时妻子从床上下来,冷笑了一声,稍稍清理一下身体,然后穿上衣服,才慢条斯理的离开旅馆的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当晚琳恩回到家时,赫然见到丈夫正铁青着脸看着电脑。她看了看萤幕,面色一刹那间变的苍白:正在播放的就是她和黑人的性爱录像,同时她也看到了书桌上放着的那张艳照。

  「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的一天…」她喃喃的自言自语。

  「你有什么解释?请给我一个说法。」

  「…我是一个降魔者,我的爸爸、妈妈,所有家族成员,都是降魔者。男的对付女殭屍,女的对付男殭屍…世世代代都背负着这个使命,我们没有选择。」
  琳恩露出悲哀的眼神。

  「今天…」

  「今天我消灭了一头超级殭屍…是殭屍之父。这事太複杂了,请让我从头说起,有些事情听起来很荒诞,你可能会不相信,但请你耐心听我说完。」

  「好,你说吧…」仲文叹了口气。

  琳恩接着便把她和张明、诗雅共同调查的乾屍案子告诉了仲文。

  「那些所谓受害者其实就是殭屍,而所有女殭屍到了我这一代经已灭绝,就只剩下男殭屍了。」

  「那些男人其实早已被殭屍毒所感染,早已死去了,只是残留着死者生前的记忆而已,但牠们的外表却和常人无异,连我也分不出谁是人,谁是魔。可牠们一到晚上就会魔性发作,到处袭击生人。女的会被牠们了奸杀,然后吃掉。男的就会被感染,一个传一个,将殭屍毒一直传下去,越传越多。」

  「牠们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来消灭。摧毁牠们的肉身,屍毒反而会散播开去。唯一的方法是以口交吸乾牠们的精华与元神,而男殭屍都会被女降魔者所吸引,会自愿的让她给牠们口交。」

  「但那次在树林里咬到我的是行屍,不是殭屍,那段时间我要以猪血解毒……」

  「还有,不知道你可记得我早前拘捕的那个印度贼人」琳恩接着便告诉仲文印度人的后巷事件。当然她并不知道丈夫其实已知道后巷发生的事情。

  「我可以感应到方圆500公里内殭屍的存在…那印度男人就是在保释期间被那黑人…超级殭屍所感染。那天晚上他在后巷袭击一个老翁,幸好我及时赶到才没有再多一个受害者,可惜我救不了他的老伴。」

  「我通个调查印度男人接触过的人,找到了那殭屍之父。毁灭了他,所有经他直接或间接感染而制造出来的殭屍就会自动毁灭。」

  「在今晚之前,我曾和牠有过一次交锋,牠在我口内射了精,可我却吸不出牠的元神。」琳恩见到仲文脸都绿了,可她还是咬着牙继续说下去,她必须交代这一切,「那张亲密的合照就是上次我和牠亲热时,被牠偷拍到的。」

  「后来牠约我到那汽车旅馆再一决高下,没想到牠居然偷偷安装了摄录机,再偷偷直播给你看。可能牠知道今晚会死在我的手上,所以临死前也要毁掉我的婚姻。」琳恩哀伤的望向丈夫,「这就是所有的真相。」

  「……你和他们都……发生了关系么?」

  「只有这一个……,其他的……都是吸……」琳恩很小声的回答。

  「仲文,我真的很爱你!可我也深深的伤害了你,如果你要离婚我无话可说。
  可我希望你会选择原谅,我会用我余下的一生补偿你。「琳恩无助的看着仲文。

  仲文低下了头,避开了她的眼光。过了良久,才抬起头来,「琳恩,我也很爱你,可婚姻最重要的就是忠诚!你真的再也没有其他的事瞒着我吗?」

  「真的没有了……仲文,请你相信我!」

  「我的心现在很乱,你可以让我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么?就只要一个月的时间。」他顿了一顿再接下去,「这事……我可以原谅你,但绝对不能有下次!」
  「谢谢……谢谢你仲文!」仲文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外,她喜极而泣,「我发誓,绝对没有下次!」

  「好啦……别哭了……」仲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不过说好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我喔!」

                ***

  琳恩和丈夫道别后,就立即打电话给诗雅,让她介绍兰兰给她认识,「我想让兰兰给我引见一个叫何二的天才科学家,我急切需要她的帮忙。」

  诗雅立马带琳恩去见兰兰,可她们见到她时,她却告诉她们何二正在地球的另一端帮她的一个好朋友凯莉。不过她还是安排了琳恩和何二通话。

  「嗯,我知道你的情况了。是否那超级殭屍让你怀孕,而且事后药也没法把胎儿打掉?」

  「对,你怎会知道的?」

  「我对这种殭屍有点研究,牠的魔胎只能顺产生下来,不能打掉,否则你也会有生命危险。」

  「生下来…」琳恩脸如死灰,「可我和我丈夫还没有孩子哩…这样做太对不起他了!」

  「但真的没有其他可行的方法了,不过把魔婴生下来后,可立即把牠毁掉,又或者用手术把牠的魔性压制。」

  「可我找不到藉口离开我丈夫十个多月。」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魔胎生长迅速,只要两个星期你就能把牠生出来。你放心,我已教会菲兰怎么做了。同时在你生产时,我全程用视像监控,不会出岔子的。」

  「好吧,谢谢你!」琳恩幽幽叹了口气。

                ***

  终於到了两星期后,琳恩顺利的诞下一个黑人混血儿。是个男婴,长得很黑很丑,塌鼻子,厚唇,样貌几乎和他父亲一模一样。可他却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和琳恩的很相似,一看眼睛就知道他们有血缘关系。

  孩子一出世就呱呱的哭喊,琳恩忍不住抱起了他,自己也哭了。怛她告诉自己别太感情用事,『这魔种必须被毁灭…』

  可看到宝宝的眼神,她又犹豫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基因手术……

  经过漫长的等待,兰兰终於从手术室走出来。

  「你……那婴儿刚接受了基因控制手术,等确定他的魔性已完全被压抑后,我们就会让人领养他……你还好吧?」兰兰很同情的望着琳恩,小心翼翼的说。
  「也只能这样处理了……」可她对兰兰的话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她面色灰败,不住的喃喃自语。

  这孩子是妖怪,是黑人,更是个孽种,可他始终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不忍心。

  可这事日后万一被仲文发现了,那亦意味着她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