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32)【作者:harrys(殺人王)】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32)【作者:harrys(殺人王)】
字数:59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二)群组约会

  「老…老公,快射…贱货…想要…」

  「哈…怎么这么快想要啊…怕室友回来看到我们三个打炮么…」

  「大姐怕什么啦…大姐在学校都给人看习惯了,谁不晓得大姐是个大淫妇呢…」

  「我要射精了……射在你这大淫娃体内可以吗?」

  「要!全部……全部射进来!」

  「大姐不公平…诗婷也想要了啦…」

  「你那淫贱大姐一天没老师的精液就活不下去呢,今天第三次的种就留给你大姐吧!全部射进去!好爽啊啊!!!」

  「母狗婷,这次在母狗凡的寝室打炮兴不兴奋?」主人一边抚弄着主动投怀的赤裸萝莉,一边不怀好意的抓着填满淫荡文字的胴体说道。

  「爽…每次看大姐给主人肏都超爽,床上都是淫水呢,但还是上一次在自己学校操场打炮爽…」诗婷一边享受着中年男性的猥亵抚摸青春的身躯,一边媚惑说着之前的「战绩」。我的好二妹,平日被称为新一代校园可爱美少女的她,一被脱光就彻底变成一只母猪。

  「真是只坏母狗,弄得几对人忍不住在球场打起炮…」

  「哈…我后来打听原来是外语系系队跟他们球经一起干了。」

  「哗,天啊那不就三、四个女生奸一个男生」

  「就…像…现…在这样…啊…喔……射我老公…射在我里面好不好…射在我里面…射精在我身体里好不好…诗婷…大淫…娃…」

  「好…好烫!!老公的精液太棒了喔喔喔!!!」

  「哈哈,好棒啊…大淫娃…」诗婷又一次的被内射,这次在六人的宿舍寝室里,与自己的亲妹妹一起高潮的接受内射。习惯的呻吟与淫秽的气味,就在这张两格床上演。

  在第三次的高潮后,我已经累到无法起床,只能看着风扇旁的天花板。
  「大姐…好像玩到失神了…」被内射的诗婷一边吁吁喘气,一边看着我笑道。
  「贱货,十八岁就是十八岁,这么能肏,让主人带你到天台拍暴露照,今晚再玩到你昇天。」主人一边把赤裸娇小的肉体再次捆绑起来,然后扣起写上「章诗婷」性奴名牌的项圈,再连上狗炼,诗婷好像已被操练经久的母犬一样,大啦啦的跟着穿上西装的主人,走出冬日傍晚的寝室。

  主人与诗婷走后,我继续光脱脱的一个人呆躺在床上,一边开始拿起了手机,划上了脸书与IG…看着好多朋友出国旅行,也是耶…连假快到了。

  一直往下划,开始划到诗婷的脸书动态,看着她穿着今天来寝室的衣服,比一个yeah,下面就一百多个讚,唉…我的天,不晓得那些按讚的男孩,知道他们喜欢的美少女现在正是一个中年男的胯下母狗,所有的精液都照单全收,还拍下一大堆A片,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筱琪 传送了影片」突然,在我旁边,诗婷的手机亮了起来。

  「筱琪!?」之前曾经在Line上看到的毕业学姐,怎么诗婷有她传来的信息呢?我划开了诗婷的手机,有了惊人的发现。

  原来是一个Line群组,群名是「学院妓院乐乐团」,里面除了诗婷以外,还有跟我一起作性奴的学姐学妹,可是…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在里面,天啊,这个到底是什么群?

  我打开了筱琪传来的影片,只见一个类似KTV的地方,有几个女孩一些赤身露体,不然就是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但都不约而同被拍上了阴道的特写-都插上了一只巨型的假阳具按摩棒,不断的转动着。

  这时,男主角们出现了,竟然一共有十多个人,年龄大概都在三、四十岁左右,女孩们的脸也被近拍了,其中一个,竟然是小妹诗涵!只见诗涵阴道里的按摩棒被抽出来,一个男人直接用力的插入,其他人也忍不住了,另外三人则先享受诗涵的双手和美嘴;另外几个女孩剩余的衣物也被男人们凶狠地撕开,开始了「两洞」插入,每个女孩都要面对三枝以上的肉棒,而被插入的嘴巴,随着分泌液的流出,不断「呜呜」闷响着。

  「哎,把那些小贱货都放到一起吧。」「哎老赵你是想玩什么」「玩俄罗斯轮盘啊!」男人们齐声和议着,五个女孩就这样被「画成一圈」的放在同一处,像团团转的面视为数的八个男人,另外八个男人就躺在女孩们的上方!

  女孩们却都不以为然,彷彿好像觉得一切都很合理,不轮是粗暴的将自己衣服撕开,还是前面的鸡巴喂食…一个个开始疯狂不停的摇动自己的屁股,然后将前方的两只鸡巴用手跟嘴巴,熟练地抽动起来。

  「贱货,平常上课就知道你是个贱货…」

  「待会要不要发个短片到IG,给你那些姊妹看看啊…」

  「这个骚货应该才高中的吧,老刘的货真爽啊连高中都能吃上…」

  「听说是他家研究生的妹妹啦…连自家狗奴的妹子都变成母狗,真强…」
  听到这么一句,说的当然是我-这位正在被上「母狗」的姐姐。

  「那我就好好玩死这雏了!来小妹妹…啊啊啊啊…到了…要到了…到了到了…啊!到…」

  看着自己的妹妹,与其他女孩一起被十多个男人肏弄,却竟然只有闪过一丝的悲伤…然后竟然还一直的看下去,我…真的已经习惯这样的淫乱生活了吗?
  看着无尽的呻吟,影片一直干到最后,女孩们都已经凌乱不堪了,满身的精液,脸上、头发上、屁股上、胸部上都是白白的液体。

  「慧然平常这么臭脸,没想到一给男人上就这么骚耶」、「真是贱货啊,胸部这么小…那腿羨慕死小奴了」、「小涵好强哦,老师们都这么爱小涵呢…」
  「哈,小涵已经堕落了啦…好喜欢…肏…各位姐姐要多教教小涵哦~」这时候,诗涵的line头像进入了群组的对话!我清纯的诗涵,竟然还主动回应一众女生对她的语言虐待,享受其中,彷彿告诉全世界她的身体已被调教成一天不做爱就会发狂的体质一般。

  「大笨蛋涵妹妹,瑄姐姐最爱你了,今晚见啦~一起找男人干死我们这群骚货…」慧黠的祐瑄学姐,也是这个群里的一份子,精明强干的她,连性爱真的很强干…主动的求干,还称自己和诗涵等女孩是「骚货」…

  「今晚到底是什么活动呢?」我不自觉的翻起群里的记事本,只见一大堆的活动资讯,净是有关「联谊」、「晚班」一类的讯息,在最顶端的,是三天前发出的信息,内容如下:

  「酒池肉林:十二月高品质女奴调教PARTY

  (本月现场主题:健康流汗「运动」、专业口腔spa、芳疗按摩、新年新「衣服」)

  附属活动:泡澡(spa)、喝酒、媚药、玩游戏、刺青;

  其他活动:KTV,打麻将,蒸气烤箱,水疗spa,撞球桌,飞镖机,骑马机,游泳池……)

  地点:新北顶级场地(报名完成后统一通知地点)汽车旅馆内泡澡、健康运动、骑马比赛、团体游戏(女奴为男主设想各种能射出精液的游戏!)

  ※※※活动基本游戏规则:绝对服从在场男性主的一切需要,女生与其他夥伴不碰「毒品」※※※如有参与者有任何违法行为皆与主办单位无关,请自行负责,如有破坏任何设施者;需依照订价加倍赔偿,或由主办方安排惩罚方式,请各位参与者自重与注意。

  1。男性请勿食用槟榔、抽烟者~烟瘾来时请回避『

  2。活动过程女奴需绝对服从自身男主,在男主入场签署许可后,方可进行交换服务,并接受其他男主的一切调教;

  3。请勿直接提供联络方式予其他男主或其他女奴,您们只是主人的货物,在活动内并无人身交友的自由;

  4。女奴所有饰品手錶统一保管,衣服包包会依照场地情况选择是否统一摆放在一起跟上锁;

  5。原则上大家累了活动就结束总之在24小时里完全可以放纵,休息时间按各个男主的决定处理,所有成员请放松享受设施《活动结束后的后续娱乐请个人自行安排,不在本活动安排之内》请勿影响他人休息,休息设施早上九点或12点前退房,看主办方的规定……请各位尽量配合准时或提早入场(~有事可以提早离开)报名参加者务必今天晚上9点半前(主办单位会提前入场准备餐饮(新手报名参与活动者,需配合严格审核…,以保证不晃点缺席)~9点半准时开始活动无故晃点爽约者~列黑名单~活动当日才告知不来者视同晃点

  活动邀约条件:本次活动以女奴连男主人数150人为上限(本活动採用严格严谨审核制度,需配合完整自介,语音审核,见面审核~ 所有报名女奴都需於参与活动当天,携带身分证及挂上奴隶名牌,供旅馆查核登记,入场前主办方也会查核证件…)「

  只见活动资讯下面上百个的讚与留言,净是女孩们的留言,其中有些是认识的,比如说是祐瑄学姐,但更多的是第一次见到的女孩:

  「慧然 主人批准了,今晚所有女奴都会来哦。」

  「相依 主人老公已批准。」

  「瑄  主人已经批准了。」

  「黄郁婷 主人已经批准了,主人说上次郁婷不够骚,到时候请筱琪姐姐多关照。」

  「景岚 主人已经批准,小岚这次会乖,会乖乖接受电流。」

  「…」

  「诗涵 主人已经批准,小涵今晚会跟瑄姐姐一起来,希望可以跟其他母狗姐姐学习:)」

  「景岚 (惊讶)涵涵!」

  「芷淇 :D,涵涵!今晚要一起被肏得爽爽的哦~最喜欢跟诗涵一起给叔叔们肏精精了~刚才影片超精彩的,母狗然姐姐她们都给你抢风头啦~」

  「仪  ^_^ ,涵涵~你圣哥哥说好想念你呢,今晚记得找他哦~ 3」
  「慧然 呵呵,小涵才高二就这么得母狗妹妹们欢,然姐姐也爱您哦~今晚再比赛一下谁的子宫给射最多次~慧怡跟小恩也会一起玩~」

  「诗涵 (脸红)姐姐妹妹们不要啦…涵涵就是只小母狗而已,要继续调教小母狗哦…」

  我的天!诗涵跟诗婷她们怎么会进入这个群,而且看对话她们早已参加过同类的活动了,看着女孩们下流不堪的对话,在手机屏前面,我完全呆住。

  这时候,我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只见主人传来了一个短片,短片里除了熟悉的顶楼,还有熟悉的诗婷;冬天的顶楼配着将要日落的天空,灰濛配合着冷冷的台北,而短片里的风声呼呼作响,可见今天的风很大,而顶楼的地上,净是水塔和一些管线,还有就是一些自家宿舍女生的衣物-虽然学校明令禁止,但结果我们还是公然晾晒着一堆的衣服。

  镜头环绕一周,从顶楼铁门,然后开始从风中隐约传来女孩呻吟的喘息声,镜头开始转正,做了聚焦!只是眼前的景像却让我整个脸红心跳起来!

  全身赤裸的诗婷,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后像母狗一样举起双手,伸出了舌头,红色的项圈配上了奴隶的名牌:「刘奴,章诗婷,AGE18,158CM,33C- 24- 35。」

  镜头开始转头,沿着跪地的女体开始转圈,白白的圆臀,正随跪下的双腿展现着起伏,而丰满的胸部,一丝不露的展示给镜头所淫视,雪白的双手则不断的震抖着…伸出的舌头一起不断迎着寒风而战栗着。

  虽然不是第一次的露出调教,但看着自己清纯甜美的二妹,会在大家还上课的时间跑到顶楼来做这种事,喘息声因为来自凛冽的寒风,更分外一清二楚,只是地上仍然渗出了一点分泌液,配合着『噗滋、噗滋』的声音…天啊,那是尿。
  「母狗凡,这可是您的好二妹呢,这么冷的天还要给主人玩露出,心痛死主人了,可是母狗婷,跟大姐说,在顶楼玩露出玩尿尿过不过瘾啊?」

  「过瘾,爽…给主人玩就是爽…」

  「那站起来,给大姐看看亭亭玉立的母狗婷长什么样。」在主人的声音下,诗婷站了起来,因寒风而不断抖动的胴体,完整展露在我的眼前,只见给风吹得不甚舒服的诗婷,仍然忘我地露出,初熟圆满的双乳因身体的颤动而不断诱人地起伏着,同时左胸上给麦克笔写上了「婷奴贱乳」,右胸写上「骚货姊妹第二人」,还写上一个大字「章」。

  「母狗凡,真要感谢我的小蜜糖您呢,没想到您那两个妹妹,就是一对狂热的SM骚货,主人越强迫她们,她们姐妹俩就越爽,一个就喜欢给男人射精,一个喜欢紧密束缚,爱给男人在自己身上留纪录。一家都是『鸡』啊!」

  「母狗婷,有什么想跟自己大姐说的啊?」

  「姐…今晚我跟小涵要一起去玩Party,希望您…一起去哦。」

  诗婷笑了一笑,然后举起旁边的一个牌,牌上写着「女奴调教PARTY,时间:今晚9点30分,地点:新北常交居。」

  「记得来哦!仪蔓学姐今晚八点会开车到宿门来载你。」

  「小蜜糖,穿暴露一点,我今晚想你们玩『接客』哦,哈哈…」

  短片结束了,不禁茫然起来。我真的要去那个群所公佈的活动吗?

  我躺在床上,呆若木鸡,彷彿世上已与自己无关。

  「今晚想跟你们玩接客…莫非要我们三姊妹一起出去卖吗…」主人好像曾经答应过我,会把我收好的…可是,二妹跟小妹都已经,特别是小妹…

  「蔓:小凡在么,三十分钟后下来可以吗,我待会就到宿舍了。」这时候,仪蔓学姐竟然传来了讯息。

        ******************

  「好,我现在下来。」

  「对了,主人有令,不能穿内衣;穿洋装出来。」

  「是的,收到。」已被调教得如温驯绵羊的自己,在学姐的指令下,一切都行云流水,马上回应-行动。想了想,就把前一次穿过的洋装-在研讨会晚宴所穿的那套黑色大露背,深V直达小腹的洋装,然后带一个包包,里面装些化妆品,加一件披肩,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迳自离开激战过后的寝室。

  「同学,穿得好漂亮哦,今晚有舞会么?」走到宿舍的楼梯,晚上时份,好多同学都正要出去聚会;一个清洁阿姨走出浴室,看着我笑道。

  「哈…是啊…」

  「外面很冷呢,穿这么少自己一个人,晚上要多小心呐。」阿姨语重心长的说着,虽然我已经是披着一套洋装披肩,但基本上还是露出火辣的身材…难怪阿姨也会唠叨了几句。

  「是的,阿姨拜拜…」

  终於,我走出了宿舍,披肩在北风的吹拂下,仍然露出了诱人肩膀和背部,配上两条白嫩修长的手臂,而完全没有内衣保护的胴体,随着走动,自然地摆动着。

  「咇…」宿门外传来了汽车的按声,原来正是仪蔓学姐;正开着一个toyataaltis的银色轿车向我驶来。

  「哈啰小凡,天气很冷哦;但也不能穿那么多啊。」仪蔓看了看我的披肩笑道。

  我看着车厢里的仪蔓,只见她穿了一套类似比基尼泳衣的皮制内衣裤,胸罩和内裤都是由几条细细的布条连接着几块黑色布片组成的;全部都仅仅遮住女生最隐密的部位,脖子还挂上项圈与铁牌-「刘奴,田仪蔓,AGE24,32B、23、34,42KG」,代表奴隶的身份,也代表了面前这个气质女孩,已然堕落的仪蔓学姐。

  至於车上,原来还有两个女孩,后车厢的一个是好久不见的相韵!头上绑着一束高高翘起的马尾,向被校内跟北友会称羨,秀气端正的五官向我露出了笑容,白皙的皮肤带点淡淡的红晕,与之前被主人玩到虚脱崩溃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不过同样都是男人们欲求的大美女吧。

  另外一个是静慧学姐,在仪蔓的座驾旁边,静慧学姐却没有畸形的笑容,对着我点了点头的她,看似满怀心事,原来她的双手正不断的按住下体…惟一的共通点在於,她们都穿着类似的皮革「内衣」,只是所谓的内衣,更像被捆绑的麻绳,像是包住相韵的双乳,只要拆开半合的皮革就只剩下环绕白晢胸部的皮条。
  「别发呆,快上来,不过,有个东西您要挂上吧,小凡。」仪蔓抽了一抽旁边静慧学姐的脖子,笑了一笑。

  对了,我是一个性奴,今晚可是一个准备大群交的晚上;我打开了手袋;也打开了「开关」。

  「啪。」

  「刘奴,章诗凡,AGE23,34D- 24- 36,45KG。」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