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斗破之纳兰嫣然】(01-04)【作者:1069261695】
【斗破之纳兰嫣然】(01-04)【作者:1069261695】
字数:65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纳兰府邸。纳兰桀对纳兰嫣然说,「妮子,明天就是你和萧炎的比试了,我虽然相信你能赢,但是萧家底蕴神秘,还是希望你留给萧家几分面子。」

  「好的爷爷,我现在就去找萧炎哥哥,我还是要嫁给他!」纳兰嫣然青春俏丽的容颜灿烂地笑着说着。

  「萧炎哥哥!」纳兰嫣然敲着萧炎的房门,然后露出一抹邪恶妖艳的微笑,弯下腰,掏出特质的药剂粉末涂抹在玲珑玉足的黑丝袜上。

  「纳兰姑娘?」萧炎看着一身非常鲜艳的百花裙、黑丝袜、纯白色高跟鞋的俏生生的少女纳兰嫣然,有种惊艳得怦然心动的感觉,还是怀疑地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人家最喜欢萧炎哥哥啦。」纳兰嫣然欢声说着,一把扑进萧炎怀里,推着他进入房间。

  「但是?」少女凹凸有致而柔软娇嫩的身躯赖在他怀里,萧炎的双手自觉地环绕住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抚摸着她光滑如玉的后背。

  「唔唔——」纳兰嫣然娇艳欲滴的香唇堵住了萧炎的嘴巴,水灵灵的小娇舌在萧炎的大嘴巴里缠绵磨腮着,萧炎吞食吸吮着美味甜蜜的香津玉液。

  唇分。「三年前人家看萧炎哥哥毫无建树,才故意激励萧炎哥哥的,萧炎哥哥原谅人家好不好?」

  话说到这份上,萧炎虽然还有所怀疑,但是美色当前,看着一身白纱百花裙的纳兰嫣然,青春素洁的容颜,就像是能招蜂引蝶的百花仙子一样。

  萧炎抱着她来到床榻上,开始扯弄纳兰嫣然的衣裙,纳兰嫣然轻轻地推开萧炎,撩拨着黑丝长腿,挪动着纯白高跟鞋玉足放在萧炎身前,「萧炎哥哥,今天人家跑来找你的时候,把脚崴了,你先帮人家揉捏一下脚踝嘛。」

  一阵迷离幽雅的芳香袭来,萧炎深吸一口气,握着纳兰嫣然的手感纤滑娇媚诱惑的黑丝小腿,揉捏着娇嫩柔软的脚踝。

  「咯咯——,痒——」纳兰嫣然娇笑莺嘀着。

  萧炎看着纳兰嫣然的黑丝玉足穿着的纯白色丝带高跟鞋,颇有中华丽高贵令人忍不住跪拜的感觉。

  「嘻嘻——,要是想舔的话就舔吧,人家可不为跟外人说的哦。」

  纳兰嫣然说着,摇摆着纯白色丝带高跟鞋,宛如蹁跹的雪花,又如漫天的白云。

  小云拉过纳兰嫣然的脚踝,脑袋凑入脚面与小腿间的脚窝里,看着纯洁的白色高跟鞋丝带与晶莹闪亮的黝黑丝袜,闻嗅着,亲吻着,舐舔着淡寡无味的高跟鞋与咸涩味的黑丝玉足。

  纳兰嫣然娇笑着静静看着,芊芊玉手褪下萧炎的裤衩,抚摸玩弄着萧炎的长枪。

  随后,纳兰嫣然的高跟鞋玉足轻轻踩踏在萧炎胸膛上,把他掀倒在床上,「萧炎哥哥——先让人家来服侍你吧!」,优雅舒缓地褪下高跟鞋,娇嫩的香臀坐在萧炎大腿上,散发着淡淡熏臭淡淡幽香的流淌着湿润脚汗的黑丝玉足戳在萧炎的双腿间,紧紧夹住萧炎的火热长枪,抚摸着,踩踏着,拨动着。

  萧炎似乎能够通过火红的长枪枪头吮吸品尝到纳兰嫣然黑丝袜玉足上的咸涩诱人的熏臭脚汗,萧炎咽了口口水,一簇簇刺激得让人痉挛的快感袭来,长枪头渐渐溢出几滴晶莹的粘液。

  纳兰嫣然撩拨挤压着芳香诱人的黑丝玉足,青春俏丽的容颜妖艳妩媚地静静看着萧炎稚嫩的面容。

  萧炎突然口吐白沫,晕倒过去。

  纳兰嫣然扭动着妖媚慵懒的娇躯站起身,黑丝玉足踩着萧炎双腿间的长枪,看着一注注地喷薄出白色浆液,洗刷着她的涂有药剂的黑丝袜,然后粘稠白浆又被长枪吸食回去。

  纳兰嫣然喃喃道,「这药剂是能控制他直到斗宗么,要是斗宗前还不能完全控制这小鬼,也算是本宫白活了。」

  纳兰嫣然来到萧炎涂满白沫的脑袋上,「真恶心,来给你洗洗脸吧!」她娇声说着,撩开疏松精美的百花裙摆,一股黄岑岑的圣水从圆润白嫩的大腿间涌泄而出,散发着浓郁的骚臭芳香,冲刷着萧炎成熟而稚嫩的脸颊。

  纳兰嫣然坐到萧炎的大腿上,「啐」出一口粘稠的香津玉液,白暂娇嫩的芊芊手指握着萧炎竖立着的长枪,上下来回摩擦着。

  不多时,她用晶莹剔透的手指甲弹打着萧炎火红炙热而干燥的枪头,优雅地撩起裙摆,坐了上去,「额嗯——」,清脆诱惑的娇嘀娇喘声在房间中回荡,可惜萧炎早已昏睡过去。

               第二章药尘

  「一时疏忽,倒是把你这老头忘了——,」纳兰嫣然妖艳的嘴角残留着萧炎的白色粘稠浆液,慵懒高贵地倚躺在床沿上,湿润芳香的黑丝袜脚踩打在昏睡的萧炎的身躯上,「出来吧,药族弃子,药尘。」

  药尘的灵魂体从纳戒中飘出来,悬浮在空中,「你?虽然有种朦胧看不清的感觉,却不过是大斗师的修为,为何能发现老夫?」

  纳兰嫣然妖艳懒散地看了药尘一眼,说,「不用多想了,本宫是斗圣的灵魂境界,只是这具身体太年轻,才恢复到大斗师的实力。」

  「你!」药尘惊愕。

  「你全盛时期也不过区区一斗尊,看在你悉心教导这小子的份上,想要不被本宫刻上灵魂印记成为一句行尸走肉,就跪下老老实实为本宫服务吧。」

  「老奴拜见主人!」药尘顿时跪下,对着纳兰嫣然行三叩九拜大礼。斗圣的实力,只要七大世族不出世,那就是这片大陆上的巅峰战力,有这样一位主人,只要主人欢欣,什么复活、什么复仇,都是轻而易举,哪还需要去苦逼地培养萧炎。

  「好了,附身这小子身上,继续来满足本宫吧。」

  药尘附身在萧炎身上,目光呆滞的,跪趴在纳兰嫣然脚下,腆着脑袋舐舔着纳兰嫣然污秽淋漓的黑丝臭脚,隔着触感美妙的浓密黑丝袜,舔触吮吸着纳兰嫣然白嫩欲滴的脚丫。

  黑丝袜间咸涩的污秽杂质、熏臭芳香的浓缩脚汗液、萧炎喷在上的浓郁粘稠白浆,都被药尘舐舔下来,美滋滋地吞食着。

  「咯咯——,痒——,黑丝袜都快被你舔白了。」纳兰嫣然娇笑着,湿润晶莹的黑丝玉足轻轻地踹开了药尘的脑袋,伸到药尘的双腿间,撩拨戳动着,「契合度很高嘛,又长大了几分。来,用你这柄长枪来刺穿主人的洞穴。」

  药尘惶恐地磕几个头,「主人的圣体青春高贵,老奴可不敢侵犯。」

  「呵呵——,那看你怎么来服侍主人吧。」纳兰嫣然慵懒妩媚地倚躺在床沿上,一身雪白衬底鲜艳华丽的百花裙、妖娆纤细的媚眼长腿套着的诱惑的黝黑丝袜,虽然衣衫凌乱,却还是娇艳动人不可方物,令人只想跪拜服侍,不想亵玩。
  药尘操纵着萧炎的身躯,将纳兰嫣然的一对晶莹靓丽的黑丝玉足抱在怀抱里,像一只哈巴狗一样,球在纳兰嫣然的玉足小腿上,长长地伸出舌头,黏在纳兰嫣然的黑丝袜上,一缕缕地往上舔,纳兰嫣然的每一寸娇嫩肌肤、每一缕芳香四溢的黑丝袜,都舍不得落下。

  药尘就像一条蛇一样,环绕着纳兰嫣然的黑丝美腿从脚丫一点点的往上舔,留下一路晶莹闪亮的点滴口液。

  萧炎衣袖中的小美杜莎掉了出来,吐着蛇信,三角眼一眨不眨地静静看着。
  纳兰嫣然倚躺着,药尘趴在她的黑丝长腿上,脑袋顶着她的娇嫩甜蜜花蕊,闻嗅摩擦舔食吸吮着。

  纳兰嫣然撩下疏松宽大的百花裙摆,遮盖住药尘的脑袋,舒爽惬意地隔着白纱裙摆抚摸着药尘的脑袋,「咯咯——,这样子,就好像是你刚从主人的洞穴中出来一样。」纳兰嫣然欣慰慵懒地笑着。

  「嗯嗯!」药尘在纳兰嫣然的裙摆下模糊不清地回应着。

  药尘舐舔擦拭了一会而纳兰嫣然大腿上的黑丝袜、柔软的蕾丝小内,妙不可言的美艳触觉让他流连不舍,却还是「唰唰」几下咬破了纳兰嫣然的黝黑丝袜与蕾丝小内。

  药尘的脸蛋枕在纳兰嫣然丰腴圆滑的白嫩大腿上,用嘴皮包着牙齿在她的白嫩大腿上啃了几口,大口舔食摩擦着。

  随后药尘凑到纳兰嫣然紧紧夹着的双腿之间,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淋漓,芳香四溢,药尘深深地吸食着湿润香气,舒爽地沉浸其中。

  「快点舔咯!」纳兰嫣然娇媚可爱地说着,紧紧地挤着药尘的脑袋,发出一阵阵「嗯额——」的娇声莺嘀。

  长久之后,纳兰嫣然将药尘抱出,「张嘴。」「啐」出一口浑浊的香津玉液,被药尘含在嘴里细细品味着。

  药尘被纳兰嫣然搂抱着,脑袋枕在纳兰嫣然娇艳白嫩饱满欲滴的胸脯上,偷偷磨腮着。

  「主人,你真美。」药尘抬起头看着纳兰嫣然青春靓丽而妖艳诱惑的面容。
  「咯咯——,就凭你这句话,今后帮你复活的时候,必然找一具年轻英俊的身体。」

               第三章云山

  第二天萧炎醒来的时候,也没在意脸上的尿骚味,看着床单上鲜艳的血迹,抱着纳兰嫣然白暂清纯的脸颊狠狠啃了两口。

  「妮子,起来了,今天我们还要比试呢。」

  「咯咯——,萧炎哥哥你可真逗,」纳兰嫣然眯着如丝媚眼偎依在萧炎怀里说着,「就这样还怎么比试嘛,你的长枪早把人家戳穿了啦。」

  纳兰嫣然娇声说着,蜷缩着黑丝美腿,用大腿小腿窝夹住萧炎火气冲冲的长枪,来回摩擦起来。

  「真舒服——」萧炎舒着气。

  「好啦,人家回山门准备一下,就和萧炎哥哥一起去迦南学院吧!」

  云岚宗。

  一身白衣胜雪的纳兰嫣然与云韵低头矗立着,她们身前是刚刚出关的一星斗宗云山。

  「孽徒,宗门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出尔反尔,也罢,宗门不缺你一个天才,自己滚吧。」云山一脸怒气地说道。

  「不要啊,师傅,嫣然天资——」云韵焦急地求情着。

  纳兰嫣然抬起头对云山妖艳一笑,云山突然发现纳兰嫣然如此好看,青春纯洁的脸蛋与妖艳妩媚的气质并存,作为女人,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好了,韵儿,你先出去吧,老师和嫣然单独谈谈。」

  密室内,只剩下为老不尊的云山与纳兰嫣然,纳兰嫣然如朝阳般灿烂地娇笑着,云山猥琐地笑着说,「嫣然,放松,让师祖来启发你的境界。」

  纳兰嫣然看着房间中正在朝自己摆布灵魂囚链的灰黑色的云山灵魂,斗圣境界的灵魂一蹴而就,在云山的灵魂上刻下一道精神烙印。

  纳兰嫣然走上,一脚将双眼空洞麻木痴呆的云山撂倒在地,纯白细跟高跟鞋狠狠地踩踏在云山行尸走肉般的身躯上,溅荡出一道道浓腥的血柱,她喃喃说,「也亏你想用魂族秘法来控制本宫,不然本宫还真那你这一星斗宗没办法。」
  纳兰嫣然在云山的白玉石专座上坐下,慵懒地翘起妖娆艳丽的黑丝美腿,纯白色高跟鞋「啪啪」敲打着云山的头颅,「不过有了你这斗宗实力的奴隶,倒是让本宫安全不少。」

  「主——人——」云山呆滞麻木地说着,本能地在纳兰嫣然脚下跪下,皱纹满布的脸庞紧紧贴着纳兰嫣然的纯白高跟鞋的鞋底,似乎这样就能和主人保持亲密。

  「咯咯——,」纳兰嫣然妖艳动人地娇笑着,「将你这结实的脸来作本宫的擦鞋垫,到还是有几分乐趣呢。」

  纳兰嫣然说着,用力狠狠地踩在奴隶云山脸上,沾满砂石杂质的纯白高跟鞋地死死地在云山的脸、嘴、鼻子间操擦着,粗暴地撩拨甩动着妖艳的黑丝小腿,完全把云山的脑袋脸蛋当作厚实的擦鞋垫。

  高跟鞋的砂石、尖细的鞋跟在云山的脸上戳割出一道道鲜红深邃地血痕,云山一动不动地静静忍受着。

  「没意思——」纯白高跟鞋擦成了血红高跟鞋,纳兰嫣然一脚将云山撩倒在地。

  她站起身,从云山身上踩过,弯腰掀开云山的裤衩,露出略显苍老却仍然饱满的球蛋与小蛇。

  纳兰嫣然优雅高贵地撩起高跟鞋玉足,毫不留情地踩踏在了云山的双腿间,「啪」地一声似乎有什么的东西碎了的声响,让躲在门外偷看的云韵都一阵心悸。
  纳兰嫣然死死地碾压踩踏了几下,小蛇似乎要被压成了面饼,然后撩开腿,云山颤抖几下,他的小蛇一阵跳动着回血,便挺立成了一柄僵硬火热的长枪。
  纳兰嫣然娇笑着看着,用高跟鞋底将长枪踩踏在云山的小腹上,用力左右碾压摩擦着。

  云山的脸色渐渐变得潮红,纳兰嫣然用鞋底紧紧将火红炙热的长枪头踩踏在凹陷的小腹上,堵死洞口,一股股白色浆液喷薄出,迅猛地冲击着她的鞋底,纳兰嫣然突兀地有种潮水来袭的快感。

  飘渺的薄纱裙摆沾上了一团泛黄的蜜汁,散发着甜美的芳香。

  纳兰嫣然弯下腰用芊芊玉指掠起一指白色黏浆,「看着成色应该蕴含不少能量,可惜本宫却不想吃,就慵懒保养本宫的脚掌肌肤吧。」

  纳兰嫣然坐在玉石座上,褪下高跟鞋,用黑丝玉足踩踏卷裹着云山的白色浆液,缓缓吸收着。

  纳兰嫣然娇媚一笑,对门外说道,「老师,别偷看了,进来吧!」

  「额,这个,嫣然——」云韵慌张地走进来。

  「过来吧,老师。」

  成熟清新的云韵走近纳兰嫣然,纳兰嫣然一下子把云韵掀倒在了一旁柔软的卧榻上,抱着云韵前凸后翘的丰腴白嫩娇躯,她妖艳的螓首深深埋在云韵饱满欲滴白暂娇嫩的胸脯之间,舔食啃咬着,「嫣然最喜欢老师啦!」

                第四章

  迦南学院。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熏儿痴呆地看着一脸尴尬的萧炎与搭在他肩上花枝招展巧笑嫣然的的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笑靥万千地说,「嘻嘻,熏儿姑娘,人家已经是萧炎哥哥的人了哟,你要是介意的话,人家不介意叫你姐姐哟。」

  熏儿一身黑纱短裙,浓密的黑丝袜紧紧套住她纤细娇艳的长腿,黑白相间的单薄衬衣勾勒出她娇弱纤滑的腰肢与粉艳可爱的胸脯。

  萧炎很想上前一把搂抱住,熏儿,狠狠地亲昵一番,然而却被身后的纳兰嫣然紧紧抱着。

  「额——,你们先去参加内院选拔赛吧,我在内院接待你们。」熏儿说。
  夜晚。纳兰嫣然娇笑着把萧炎掀倒在柔软的卧榻上,气鼓鼓地骑在他身上,白嫩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说,「瞧你白天那望眼欲穿的眼神,怎么,见到你的熏儿就不想要人家了吗?」

  「不是呀——」萧炎反驳说。

  然后萧炎就被纳兰嫣然的娇滴滴小嘴、水灵小舌头堵住了嘴巴,萧炎感受着胸口出一对娇嫩柔软的玉兔,手臂环住纳兰嫣然,搭在她温滑如玉的后背上,亲切地缓缓抚摸着。

  「来爱我吧——,萧炎哥哥——」纳兰嫣然眯着熏红的如丝媚眼,醉意绵绵地瘫软趴在萧炎怀里。

  「嗯!」萧炎顿时把纳兰嫣然压在身下,在他娇艳粉嫩的脸蛋上啜了一口,掏出双腿间火热僵硬的长枪,向纳兰嫣然的裙摆下双腿间戳去。

  纳兰嫣然「咯咯——」一笑,黑丝大腿往中间一夹。

  一阵丝袜的摩擦美好触感、阻塞的燥热舒爽快感袭来,萧炎自觉不自觉抄着火红长枪在纳兰嫣然裙摆下的黑丝大腿上摩擦擦拭着,一滴滴透明粘液从枪头溢出,沾在大腿黑丝袜上,晶莹剔透,剧烈的刺激感不断袭来,萧炎都舍不得更进一步了。

  「咯咯——,进来吧,萧炎哥哥。」纳兰嫣然笑着。

  萧炎撕破纳兰嫣然的丝袜,撩开她的纯白蕾丝小内,闻嗅吸允着娇嫩花蕊散发出的美味甜蜜芳香,挺着长枪戳了进去。

  洞穴的紧密不断刺激着萧炎,萧炎压在纳兰嫣然娇躯上,冲锋驰骋着。
  不多时,纳兰嫣然的潮水汹涌而下,冲刷着萧炎的长枪,躺在床上喘着香气。
  而萧炎,面色通红,气喘吁吁,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咯咯——,萧炎真耐久呀——,倒确实需要熏儿姑娘一起来服侍萧炎哥哥。」纳兰嫣然爱意绵绵媚眼如丝地说着。

  「不是呀,感觉出了些问题,出不来。」萧炎思索着说着。

  「是么,」纳兰嫣然说着掀开萧炎,坐到他大腿上,「那让人家来看看吧。」
  纳兰嫣然的娇小螓首看着眼前依然僵硬挺立的长枪,伸出粉嫩小舌头舔了一口,含了一下,然后坐起身,撩拨着黑丝美腿,用黑丝玉足踩踏住萧炎的长枪。
  被纳兰嫣然的湿润黑丝袜娇嫩玉足服务,萧炎躺在床上静静享受着,一阵阵燥热而凉爽、娇嫩而刺激的快感袭来,比自己穿插舒服多了。

  「嘻嘻——,很舒服吧!」纳兰嫣然嬉笑着说着,伸长一只黑丝小脚,拍了一下萧炎的脸庞,萧炎可以问道黑丝脚上的脚汗臭气,然而回味起来,又是慢慢的芳香。

  纳兰嫣然的黑丝玉足的白嫩饱满欲滴的脚趾头戳了戳萧炎紧紧绷着的球蛋,然后用另一只脚的脚趾头密密地踩踏捏住萧炎的长枪头。

  长枪头就像是嘴巴一样,吮吸着纳兰嫣然黑丝脚儿上的熏臭脚汗与污秽杂质。然后,一股股浓郁粘稠白浆喷薄而出,「唰唰唰」全沾在纳兰嫣然的黑丝足底,粘稠的斑驳点滴挂在上面。

  萧炎舒服地躺在床上休憩。

  「真脏!」纳兰嫣然戏谑着笑着,妗妗地看着萧炎,挪动着黑丝妖娆美腿,将沾满粘稠白浆的黑丝足底一脚踩在了萧炎脸上。

  「唔唔——」萧炎本能地扭头挣扎着。

  「萧炎哥哥弄脏了人家的脚底与丝袜,就要帮人家舔干净哟,不然以后就不为你服务了!」

  纳兰嫣然的娇声传来,萧炎只得开始舔咯,浓密纤滑的黑丝袜、白嫩娇滴滴的脚趾脚掌,舔起来感觉都很不错。

  而丝袜之间的咸涩的脚汗、污秽的脚屎杂质,萧炎还可以当作口味独特的汤液咽下去,至于他自己的白浆,只觉得恶心,含在嘴里准备找个机会吐出去。
  「萧炎哥哥自己的精华,都舍不得吃么?」纳兰嫣然看着萧炎气鼓鼓的脸蛋问道,她说着,松开踩踏着的萧炎,趴到他身上,吻住萧炎,娇嫩灵活的小舌头在萧炎的嘴里翻滚打闹,卷携吞噬着萧炎的粘稠白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